最终章 圆满:这就是他们的家

小说:泡个狗熊相公作者:梦斯特更新时间:2019-01-17 06:08字数:119880

今年的夏天特别热,知了在一边吵得烦人。

敬府门内外,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在门口默默对峙了很久。

终于,门外的男孩顶不住投降了:“董武!这里才是我的家耶!你行行好放我进去啦!”

“除非敬礼你答应与我比试。”相比于刚刚说话男孩的清秀机灵,董武则略显壮实,他固执地一挥木剑,“用你爹教的刀法,咱们再比比。”

“啊——董武,小武,董大哥,亲亲董大侠,您饶了我嘛!今天很热耶!”敬礼一翻白眼,擦擦额上又冒出的汗珠。和你比试?开玩笑!没两个时辰你会罢手?天天这样比法,想累死我吗?

这时,“二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大事不妙了!”

“小香姨?”敬礼喜出望外地嚷道,趁机从董武横着的手臂下钻了过去,“怎么怎么?发生什么事啦?”

“老爷和夫人吵架了。”小香的表情超认真。

“哎呀!”敬礼一脸夸张的惶恐,“这就大条了!快走快走!”话未说完拔腿就跑,根本不敢回头理会董武“我在小院等你”的大嚷。

“小香姨,这回你出现得太及时了!”一转角,敬礼的脚步就慢下来,笑嘻嘻地给小香一揖。

“二少爷,我这表情像是装的吗?”小香回头,一丝笑容也没有。

“呃?”敬礼也发觉身边的家丁都摆出了一副大气不敢换的样子。“不会吧!爹这次又捅什么篓子啦?”他一边说,步伐再不敢放慢地朝周边明摆着“生人勿近”的书房奔去。

“唉,这次不是老爷,所以才大条啊!”小香叹一声。潜移默化,她也会用这种奇怪的词汇了。

“啊?”敬礼急刹住脚步,“这次发火的是爹?小香姨干嘛不早说!”转身就要开溜。

“礼儿,你回来啦?”甜甜的声音从房门内传出,还探出一张小妇人陪着笑的脸。

“妈——”腰被小香一捅,敬礼连忙改口,“娘亲!”然后在梦梦的眼神威逼下,硬着头皮踏入了书房。

一进去,书房的寒气立即令他的汗结了冰——只见他的娘亲正孤伶伶地站在一边低头点蜻蜓,一个书生打扮、十二岁左右的小帅哥坐在另一边,慢慢翻看着一叠厚厚的纸,脸上却露出了浅笑,而书房的“冷气制造者”则端坐在书桌后,脸虽被手上的兵书挡得严实,但有规律的翻书声已足令在场所有人心里没了底,更别说有谁敢上前把书拿开,见识一番正版将军应有的威严了。

“娘,”敬礼平移至梦梦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你,不对,您(偷偷瞄瞄爹那边)这次犯哪一条了?”

“没有啦,人家只是觉得太热,和佩儿去凫了会儿水……我们这次有穿严实的衣服哦!”

“然后一时痛快,带着三妹第一次参观官窑,还在那边买了几壶上等的女儿红。”这时,“小帅哥”抬头了,开口却是清脆的女音。

“女儿红特价嘛,是我一时头脑发热啦……天,天气热嘛!”

“再一时兴起,跑到护国寺与一颠大师溜进放有法器的佛堂内开怀畅饮。”小香无奈地轻叹道。

“嗯——当时想,想反正都犯家规了,多犯一条半条……”

“啪!”兵书被狠狠拍在桌上,这次连“小帅哥”都不敢笑了,大家同时抖了抖,把头压得更低,生怕见到那张让敌人吓破胆的金刚尊容,然后听到翻书声又起,大家眼角瞄瞄——天!是《刑典》!这次什么时候才能翻完啊?

“真没想到,娘您竟然能在一天时间内犯了大半家规。”敬礼低声咕嘟。怪不得爹会这么生气。

“不是大半,是全犯了。”“小帅哥”轻轻撩拨一句,得意地看着自己的老娘又抖抖。

“啊?”

小香一脸“她是自作孽”的表情解释:“刚刚老爷和夫人理论,夫人竟说要带三小姐回娘家找义兄,还说让老爷‘大不了再找个小妾好了’之类的。”

“嘶——”敬礼倒吸一口冷气,超后悔没有答应董武比试而跑到书房来。

“我,我当时只是一时意气,不能当真的……”梦梦拧拧罗裙,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脸转向敬礼,发出了“救我”的“SOS”。

“爹,娘亲的家规罚写慕儿已检查好了。”“小帅哥”整理好那叠纸,“第五十次第三条漏写,第五十五次第四条漏写,第六十次第七条漏写,第六十三次第八、九条漏写,第六十五次第八、九、十条漏写……”

梦梦在一旁听得咬牙切齿,忍不住低咕一句:“恋父癖!”

“娘!”敬礼头皮一阵发麻。在危险的时候别再增加敌人这个道理娘你懂不懂!

果然,敬慕顿一顿,立即露出了天使的笑容:“妈——咪——,您要慕儿再复查一次你罚抄的次数吗?”

“大姐……”你偏要在此火上添油吗……

这时,Boss一字一句地低吟了:“叫娘亲!还有,你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男不男,女不女!”

“可是,娘亲说,叫她妈咪会显得年轻些,而且,娘在爹陪主上出巡时也经常这么穿嘛……”敬慕“无辜”地眨着眼睛,嘴角尽量向下弯,再弯些,别上翘了……

可恶!她为什么偏偏在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欺负别人的时候才表现得像是她生的呢?自作孽啊!梦梦郁闷得直发昏……

“娘亲!”敬礼突然惊叫一声,一把抓住梦梦的双肩让她背对着敬君宇,“您没事吧?能站得稳吗?老天,娘的脸好白啊!哪里不舒服……”

呃?梦梦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背后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人已倒入宽厚的胸膛内,头上也响起了恢复宠意的声音:“让我看看。”

搞笑!难得打开一个缺口,怎能轻易“让你看看”!识趣的梦梦连忙转身把脸埋进敬君宇的怀里,弱弱地撒娇:“没啦,抄了一下午的家规,有点头晕而已。”还偷偷地、故意地把身体的重量移到他的身上。

“你啊……”敬君宇轻叹一声,“这么多年,你就不能让我稍微安心一些!你明知道我最担心——”

“对不起嘛,我以后绝对不敢啦,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嘛,好嘛!”梦梦快快插口道歉,好打住相公的唠叨。她很清楚,再听下去,自己不知要站在这里接受教育改造多久,而且真的会被他的话同化,内疚得今晚都吃不下饭就麻烦了。

“啧。”敬慕低低的嗤音差点儿吸引了敬君宇的注意。

“总,总之,”梦梦一把把相公的脸转回来,“我是想再过几个月就不能玩得太过火了,所以才……”

“呀——!”远处一声惊叫打断了这边的理由申辩。

“佩儿?”敬君宇一惊,就尾随先跑一步的梦梦朝后院跑去。

“还说不舒服,跑得比兔子还快。”敬慕冷哼一声,“爹被老娘欺负死了。”还以为能通过这次“革命”改变老娘的统治地位,现在功亏一篑了。

敬礼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大姐:这难道就是妈咪所说的“叛逆期”?“我说大姐,你就别多管闲事了。你自己想想,老爹就算再迟钝,多年的夫妻相处也百炼成钢了,他会猜不出妈咪刚刚的不适只是装出来的?但他还是发自内心地担心。同样道理,家里谁不晓得老爹对妈咪生气只是凶凶地做做样子?受灾的永远只会是身边的人而已!但妈咪还是发自内心地害怕——因为她知道他真的生气啊。正因为两人有爱,才会有包容、有惧意。这些都是两人相处相爱的方式,你是无法体会的啦!”说罢丢下沉思的大姐,也快步向小院跑去。

*******************************************************************************

“呜哇——!”八岁的敬佩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指着面前不知所措的董武直嚷嚷:“我不管啦!臭武痴!你要负责啦!呜呜呜……”

“你,你你你,你别哭啊!我怎么负责啊?你又没有受伤……”董武手忙脚乱地把半截被木剑削下的衣袖塞进敬佩的手上。

“哇啊啊啊……”小敬佩哭得更欢了。

“你别哭!好好好!我负责,我负责好了……我,我赔你新衣服还不行吗!”

“臭武痴!这是衣服问题吗?这是贞节问题啦!‘贞节’,你懂不懂啊!意思就是因为你这一剑,我以后都嫁不出去……”敬佩骂得起劲,突然想起自己忘记哭了,连忙双手挡住皎黠的大眼珠,继续“呜呜”。

原来三妹又在捉弄董武啊。赶到场的敬家人无不大松一口气,却都在听到董武的回答后差点没呛死:“抱歉!我真没料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再看看他的脸色,竟然变青了。

“那,”敬佩故意用力吸吸鼻子,“你准备怎么负责?”嘴儿则因奸计即将得逞而喜滋滋地咧开。嘻嘻,就让他陪她玩一天风筝好了,想想他上次一天都不能拿剑的死相就好玩!

“我娶你。”

……

全场鸦雀无声,齐刷刷地盯着董武认真的脸。

敬佩呆了半晌,终于发现玩笑开大了,勉强干笑两声:“哈哈,也不用这么严重啦,我不哭,也不用你负责了。”说完转身就走。

“不可!既是董武夺去佩儿的清白之身,董武自当负责!男人大丈夫绝不能出尔反尔。”

“你别开玩笑啦!成亲这种事怎么可以这么儿戏!”别看她才八岁,在妈咪的教导下可是相当早熟滴!

可惜,董武显然是因为从小醉心武术而过于晚熟的人,他皱皱眉,表达敬佩不信任自己的不满,干脆竖起三只手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董武若不娶佩儿,敢悔弃婚约,自当万箭穿心,肝胆俱裂而死。”发誓完,转头正看到被吓呆的敬礼。“你怎么现在才来!”然后不由分说地一把抓住他手腕,抬大步走远了。

……

“……好啦,散场咯,走啦。”沈梦梦笑吟吟地看着呆留原地的两个女儿,扯扯嘴巴还没合上的相公就往回走。

“……梦梦,我想,武儿当敬家女婿也未尝不可。”

梦梦差点笑翻了:“童言罢了,你这当爹的还当真呀!”现在要优先考虑的应该慕儿吧!对了,上次造访的阮庄主独生子又高又帅又聪慧,还是个不懂武术的才子!这不是和狗熊完全两种类型嘛?嘿嘿,明天写信给阮庄主探探口风好了。哼哼,看你没大没小和我抢相公喔!

敬君宇倒没发现梦梦正在打鬼主意,自顾自又说了:“说这董武,倒有几分像我。”

“什么话!慕儿,礼儿和佩儿也很像你啊!”梦梦不满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敬君宇忙摆手。唉,刚刚还是金刚脸,现在又变回“气管炎”了。

“那让第四个娃儿全像你咯,我没意见。”

“哪有第四个娃儿。”敬君宇笑笑。

“有啊!”梦梦忍住笑,很正经地指指肚子,“在这里。”

然后等,习惯性地等……

“你有身孕了?”一声大吼。

“嗯。”梦梦笑着应,久久欣赏着相公兴奋得想抱她又不敢的样子。

兴奋过后,“那可不行!不能像我!还是像你比较好!你看三个孩儿,多么优秀,多么……等等,你有身孕还去凫水,吃酒?”

……秋后算帐来了。

“啊,相公你好帅哦!越来越帅鸟!”

“不是,你——”

“相公,我爱你哦。”

“……(脸红中)不对,你——唔唔唔——”嘴被堵住了。

“夫人,这等儿童不宜的行为,请留在睡房做。”一边的小香忍无可忍。

“啰——嗦!”

(—完啦—真完啦—真散场咯—记得推荐哦—)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