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丞相夫夫

小说:独宠后宫作者:青青叶更新时间:2019-01-17 04:50字数:207361

顾飒白之所以为右相,是因为他家老爹是上一任右相,他自小就与宇文君诀有交情,能力也摆在那里,右相之职也就理所当然是他的了。几乎是从宇文君诀一登基开始,他就坐上了右相的职位,帮着宇文君诀内争外斗,贡献自然也是不少。

司谨就不一样了,他的左相之职是他从考上状元开始一步步走上来的。其间自然也有宇文君诀的赏识,所以从一个文状元到坐上左相的位置也不过是两年之间的事。那时宇文君诀刚刚登基不久,事情多,司谨办事能力强,人又细心,自然就深得宇文君诀之心。

所谓患难见真情,刚登基那段时间动荡不堪,顾飒白与司谨一直支持协助着宇文君诀,因此三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当然,在那段时间里,顾飒白对司谨大美人也是结下了深厚的……爱慕之情。

司谨出生普通的书香门第,不像那些只知道穷读书苦读书,一脑门子只知道读书的公子那样,司谨是个极有抱负、有思想、有主见的人。为人谦和有礼,遇事沉着冷静。有时候,就是喝一杯茶,都能让他喝出一种十分优雅却不做作的姿态出来。

那时候,顾飒白就想,如此儒雅谦和的美人,如果是个女子就好了,不,若是个女子反倒没了他独有的特点,男子也好,还是个美男子,那就更好了。

那时候,司谨每次见他都是温和谦逊地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与他讨论事情事也是十分温柔。无论是沏茶的动作,还是看书的姿态,都别有一番儒雅的韵味。

那时候,顾飒白就被他儒雅温柔的样子深深地迷倒,每天都想和他多呆一会儿,有时候甚至借着商讨国事的借口去左相府蹭饭。说到蹭饭,就不得不说,司谨的厨艺也是一级的棒,顾飒白心想,有美人如此,这辈子就够了,还用娶什么女人?

那时候,顾飒白就开始偷偷地计划着勾引司谨大美人了,对司谨越发的殷勤起来,隔三差五就要往左相府跑,时不时还要以天色太晚为理由借住一晚。每每这般,司谨都是温柔地颔首,亲自下厨做饭,亲自替他在客房中铺好床。

那时候,顾飒白不由得觉得小谨真是太完美了,若是能娶回家,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说到幸福,就不得不想到性福二字。每次在左相府留宿,顾飒白躺在床上都不禁会幻想将司谨大美人压在身下好好疼爱的画面。小谨声音那般温柔,在身下呻|吟的时候定是更加妩媚迷人。

那时候……顾飒白是万万没想到,这般儒雅温柔的司谨居然力气那么大!花招那么多!简直就是披着狼皮的羊!好不容易美人上钩的那晚……美人就……把他……做了……

那时候……

简直是不堪回首啊!

顾飒白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不由得浑身抖了抖,他喜欢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他才是文武全才好吗?司谨只是个会文不会武的弱男子好吗?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么久了他都没反攻成功过?!

用武力?舍不得……也不敢……

下药?每次都会被发现……发现后就是狠狠的……惩罚……直到下不了床为止……

好言相劝?那就更不可能了……

这么一番思索下来,顾飒白不由得悲哀地叹了口气,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白,你在叹什么气?”

听到司谨的声音,顾飒白背后一阵阴风刮过,连忙笑嘻嘻地转身过来看他,将他拉着一同在石凳上坐下。

“没叹什么气啊,谨你今天不去宫内给那两只小宝贝上课?”

司谨温柔地牵起一抹笑,随后揉了揉额头,似是有些疲惫地道:“朝儿和暮儿今日想来府里上课,顺便玩玩,皇上让我去接,只是我有些头疼,不想出门,你去接一下吧。”

听到他不舒服,顾飒白担忧地摸了摸他的额,“怎么会头疼,是不是感染伤寒了?”

司谨摇了摇头,“无事,许是看奏折看得久了些。”

顾飒白无奈地白他一眼,语气倒是十分温柔,“君诀又犯懒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那么拼吗?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奏折,慢慢看,君诀又不会催你。”

“好,我知道,你快去接两个小家伙。”

再次伸手探了探司谨的额,体温正常才放心下来,顾飒白颔了颔首,起身准备去接两只小家伙。

刚准备转身,他忽然想起,这几天暮儿这小恶魔闹得挺凶的,据说连君诀和子书办情|事都被他偷听了去。这下要是闹到府里来可还得了?这要是被发现夜夜躺在下面被做的那个是他而不是司谨,那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在两只小家伙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司谨见顾飒白站在那里呆住了,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顾飒白眼珠一转,又坐了下来,握住司谨的手在自己手里摩挲,笑道:“谨,我忽然想起有件事需要和你好好谈谈。”

司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顾飒白又是呵呵一笑,殷勤地揉着爱人的手,“这个,就是那个,你看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这床第之间的分配是不是也该换换了?”

司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把顾飒白看得毛骨悚然,以为不会有希望了,才缓缓地颔了颔首,“你想换早说啊,何必忍那么久。”

看见自家披着羊皮的爱人点了头,顾飒白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心中欣喜若狂,起身抱住爱人狠狠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随后欢快地出门,进宫去接两只小家伙。

太好了,终于也能将小谨压在身下狠狠地疼爱了!今夜不把他做得哭出来他就不配得到这次反攻的机会!

可惜,太过兴奋的顾飒白转身后,错过了自家披着羊皮的爱人嘴角噙着的一抹带有深意的一笑。

今天两只小家伙终于可以出宫去左相府上课了,都十分高兴,因为宫里实在太无趣了,已经没什么好玩的了!当然,这只会是宇文暮的抱怨,宇文朝是无所谓的。

坐在出宫的马车上,宇文暮看着高兴的顾飒白,声音脆脆地问道:“小白叔叔,你很高兴吗?”

顾飒白双眸一亮,当然高兴了,终于能吃掉司谨了,怎么可能不高兴?

但是对孩子,顾飒白还是学着他脆脆的声音回到道:“当然啦,朝儿和暮儿能来叔叔家玩,叔叔当然很高兴啊。”

宇文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凉凉地道:“我和哥哥是去左相府,那是谨叔叔的府邸,不是你的。”

顾飒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好闷闷地颔了颔首。心里却是十分无奈,凭什么叫司谨就是谨叔叔,叫我就是小白叔叔!都是谁教你们的!

就在顾飒白默默心中吐槽的时候,宇文暮忽然偷偷地探过小脑袋来,轻轻地问道:“小白叔叔,你和谨叔叔也会做羞羞的事吗?那美妙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顾飒白一愣,心中一凛,他就知道这只小恶魔是不会放过他和小谨的!挂上无害的笑容,温和地道:“叔叔告诉你哦,被压在下面的那个才会发出暮儿觉得美妙的声音,我和你谨叔叔之间,自然是你谨叔叔发出那声音啊,因为你谨叔叔才是下面那个。”

宇文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怎么信地道:“真的吗?”

哈?一个小孩子也敢怀疑他攻的地位?!顾飒白十分不满,他一定要在孩子们面前建立起一个攻的模样!

“当然是真的啊,你看你谨叔叔那么温柔,就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你家爹爹不也是因为温柔才被压在身下的吗?”

听他这么一说,宇文暮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不由得连连点头,“真的耶,原来温柔的人就是被压在下面的。”

顾飒白满意地点头,又添油加醋地道:“而且你谨叔叔的声音很好听哦,暮儿不信的话今天晚上可以偷偷来听哦。”

可以光明正大地偷听?小白叔叔真是好人!他每次偷听父皇和爹爹的都会被父皇关进小黑屋里呢!想到这里,宇文暮扬起高兴的小脸,重重地点了点头。

“暮儿可以带哥哥一起去吗?”

宇文暮拉起边上听得严肃的宇文朝的手,期待地看着顾飒白。

顾飒白颔首道:“当然可以啊,不过你们一定不能被谨叔叔发现,他脸皮薄,会生气的。”

宇文暮连忙点头答应,随后高兴地看着自家哥哥,与他说着悄悄话。

顾飒白看着两只小家伙,心里乐开了花。暮儿这只小恶魔听到了什么一定会到处讲,今夜好不容易能吃了小谨,再由暮儿这么一宣传,以后所有的人都能知道他才是上面的那个了!哦呵呵呵……

于是,顾飒白用实际行动,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不作不死……

夜里,两只小家伙坚持要留下来睡,两个大人自然是同意的。顾飒白安排他们睡下后,兴高采烈地回到自己与司谨的寝房。

打开房门进去,就见司谨已经沐完浴坐在了床上。浴袍的前襟拉得很开,肌肤大片露在外面,十分诱惑。顾飒白不禁满意地笑了笑,原来小谨已经等不及了,竟然这样诱惑他。

见顾飒白进来,司谨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书。

难得能吃到司谨,顾飒白自然也是巴不得马上扑倒他,也懒得先沐浴了,褪了外袍就坐到床沿,搂着司谨温存缠绵了一吻。

一吻结束,司谨笑看他道:“不先沐浴?”

顾飒白有些欲|火缠身,哪里等得了?声音低低地道:“不了,做完一起洗。”

司谨微微一笑,“好,做完一起洗。”

听他同意了,顾飒白脸上笑意更浓,手滑进司谨的浴袍开始四处点火。

司谨轻笑一声,握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笑道:“先别急,你不是说床第间的分配要换一换吗?我已经把我们的枕头交换过了,被子我们向来只盖一床,既然你想换了,我也让人换了新的,你看看还满意吗?”

顾飒白听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看了看交换过的枕头和新的一床被子,嘴角不禁有些抽搐,脑袋里也有些空白,僵硬地问:“谨,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司谨挑了挑眉,嘴角噙着的一抹诡异的笑,搂住顾飒白,把他一把拉倒在床上,压在身下,一边褪他的衣物一边柔声道:“没有,都按你说的办了,接下来也该办办我们的事了。”

说话间,床幔被放下,两人的衣物也迅速地褪了个干净。

顾飒白惊恐地发现自己处于下方,依旧有些反应不过来。想到今晚还有两只小家伙现场观摩,连忙挣扎道:“不,谨,你冷静点,我们的位置有点问题,我们还得好好谈谈!”

司谨虽然不会武功,但力气也不小,死死地扣着他的手腕,温柔地道:“小白,你要相信,我们一点问题都没有。”

之后……寝房内传来凄厉的叫声……

“不,谨,今天不行!我们好好谈谈!”

“……”

“谨……你停下……我们真的要谈谈……”

“……”

“啊……嗯……谈谈……要谈谈……啊……”

不要啊!我的一世英名!我们真的要好好谈谈啊!小谨!

于是,第二天,顾飒白发烧了,赖在床上不敢出门见那两只小家伙。

而宇文暮,当然也不负所托地帮他宣传了,据说小皇子是气嘟嘟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小白叔叔骗人,他才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而且声音像狼叫!一点都不美妙!”

于是,顾飒白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他的例子告诉了我们——不作不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妖若和泪倾的地雷\(^o^)/~

后宫篇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十分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o(n_n)o哈哈~

这周我要做个ppt,有点忙,所以江湖篇从这周六开始更,喜欢的亲们注意时间(*^__^*)嘻嘻……

小红包照例发放o(n_n)o~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