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议会激辩

小说:谛万作者:阿炁大帝更新时间:2019-01-17 05:03字数:284422

  学院门口。   盖瑟面无表情的坐在马车里,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风驰电掣。一道黑风倏忽飘过,似乎在前面打了个弯,又飘了回来。正是副院长塞利先生。

  塞利一脸古怪,看着临时摆出笑脸打招呼的盖瑟,阴阳怪气的问道:“光临学院寒舍,真是罕见呢,不知盖瑟殿下又有何要务?”

  盖瑟洒脱一笑:“塞利院长不必多心,只不过是多关心关心臧臣罢了,他可是我最亲密的几个朋友之一啊。”

  塞利不置可否,莫名其妙的问了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不忙着安抚投奔你的那些权贵,还有时间管理这等旁支末节,未免本末倒置了吧?你以为,那个小子真的能被你扶上墙?就算扶上了墙,又能怎样?”

  “院长先生,有一句古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豪斯家族虽然势微,但挡不住数量多。您算算王城里有多少个‘豪斯家族’呢?”盖瑟嘴上说着,脸色却依旧笑容满面。

  “哼......”塞利没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便转身进了学院。

  盖瑟看着已经失去踪迹的塞利,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一些,重新恢复了之前面无表情的样子:“回王宫。”   但愿,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吧!

  ———————————————————————————————————————   又到了每个月一次的例行议会了。

  内阁最大的意义也在于此。每次例行议会都会解决一些前月当月累积下来的政务,效率虽然不高,但是这种民主的投票方式却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拥戴。

  金碧辉煌的议会大厅,展现着肃穆而快速的决议过程。不同于圣宪日如此盛大的场景,例行议会没有多余的势力掺杂,只有数十名内阁成员,空荡的大厅里可以清楚的听到每一个人的声音。

  “......米度行政区说今年寒霜提前到来,需要更多的经费来破冰维持运河的运行,申请金额较常规多出百分之二十,约合九百七十万阿币,不知众位...”

  “激增百分之二十?未免太多了吧?到现在为止,王城还未经历一场冰雪,米度城就已经这么未雨绸缪了?我不同意。”

  “王城没有下雪不代表艾斯河上游没有!在王国最靠近神峰的地方已经开始进入冰季了。相对而言较往年的确提前了近半月有余。我的家族情报员汇报给我说,部分河面结冰已经影响到不少商业家族的正常货运了。钱却迟迟不到账,做出充足预算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认为可以批准。”

  “就算申请了多余的预算,这笔钱也得等到年末才能发下去。”不同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人还瞟了一眼班克家主察斯黎,“财政还没有得到今年地税收补贴。恐怕银行......”

  “好了,这件事情交由帝国的运输管理部去磋商,百分之二十的确有些高了。给他们两个小时时间,商讨出一个合适的预算增幅,给出详细的报告,再做判决。”似乎是有些听厌了喋喋不休的争论,坐在内阁阁主旁边的王座上的老人终于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老国王一发话,这个议题基本上就定下来了。内阁阁主扫视全场,立即进入下一个议题。

  “...豪斯家族申请解除禁令,允许其进入正常营业状态。”

  这个议题提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面色焦虑的豪斯家族家主身上。   “请议题的提出者豪斯家主进行详细说明。”

  “各位,在近十年之前,王国议会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性/交易在王国的土地上是合法的。我们豪斯家族整顿了整个王国的性/交易风气,规范了市场,减少了很多相关的负面事件,也算是为王国的治安与民生作出了贡献。可是自圣宪日之后,内阁以无端理由禁止了我家族经营的正规合法店面,未免有些不合宪法?”

  “可笑,你豪斯家族被禁是因为涉嫌偷税漏税,和你在干什么可没关系。偷梁换柱的把戏在这儿可骗不到人。”瑞彻尔这个大胖子坐的座位都是经过特指加大码的。此刻他的嗤笑让豪斯家主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梗着脖子极力辩解道:“可是...可是!贵家族的老三在我这儿查了这么多日,已经快两个月了!敢问有何收获?”

  “得了吧,真想让我一五一十的抖露出来?现在只不过是还没有彻查完毕。你豪斯家族的财务漏洞有多少,你比我知道的更清楚。待得查完毕那一天,自然会公之于众。”

  豪斯家主面色难看,却说不出话来,倒是米利弟家族发声了:“我认为豪斯家族的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这是前几日治安部递交给我的近期王城治安报告。涵盖了周围大约十三个小镇以及整个王城。自圣宪日以来,王城的犯罪率数量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得益于治安署的加强防护。但是在周围的小镇上,犯罪率却是激增!增加的刑事案件中近百分之七十的案件都是**良民妇女案,还有小部分娈童案。已经引起部分民众的不满了。所以我认为,既然威尔斯家主不愿放弃指控,那查归查,但是至少不要影响豪斯的春天的正常营业。这不仅仅是一个财政案件,还关乎到民生,治安等诸多方面。”

  米利弟家主这一番话说出来,豪斯家主几乎快要感激涕零了。

  王城治安部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在军部的编制之内。和军部有千丝万缕关系的米利弟家族能够拿出这样一份治安报告也不奇怪。看来米利弟家族的态度是支持解封了。这也有可能是大皇子富沃德的示意?

  “伯爵大人此言差矣,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之嫌。我对王国每年的治安报告也有所了解,事实上您说的这种变化可能和豪斯家族关门的关联并不大。”盖瑟见势头有变,立即跳了出来。他辛辛苦苦将豪斯家族搞到这个地步,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盖瑟也有自己的打算,种子已经打了下去,如果局势变化,岂不是自己又要重新算计。

  “各位,如果大家有耐心看看每年的治安报告的话,就会发现每年到秋收之后都会有一个犯罪率增加的趋势,而且主要发生在城市以外的乡镇地区。这是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多数农民已经闲了下来。他们并不富裕,即便有钱也不够去城市里挥霍的。没有农活限制,自由民增加,犯罪率随之增加这也是很正常的,并非今年一年的问题。而反观豪斯家族,身为内阁成员,却涉嫌偷税漏税,这可是重罪。再者,威尔斯家族身为监察使,如果这边在彻查,那边却源源不断有新钱入账,难道不是一种恶意的拖延和扰乱吗?所以我认为维持现状是最好的结果。”

  “好了,投票吧。”内阁阁主不再顾及豪斯家族的颜面,为了加快议程,直接下令到。

  “赞成。”“赞成。”“反对。”“反对。”“反对。”“弃权。”“反对”   ......

  “察斯黎家主?”计票官到这儿,打断了察斯黎的沉思。   察斯黎抬头看了一眼盖瑟,微微一笑:“反对。”

  “反对。”“反对。”“反对。”“反对。”“反对。”一连串的反对之声迅速的拉开了差距。   盖瑟知道这是察斯黎对自己的回报之一,也报以一笑。

  老国王在这种明显是阵营之争的战斗中,果断投了弃权票。最终,失落的豪斯家主只能沮丧的坐了下来,等待下个月的例行议会再重新判决。只不过,新的一个月,自己家的流动资金还能坚持的下去吗?恐怕整个家族都要缩水不少了。资金链一旦断裂,想要重新修复起来,花费的力气可绝对不小!

  新的一个月...算了,贷款吧。解禁遥遥无期,总不能一直用自己的钱耗着。

  “下一个...”老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回荡。但是拿起下一个议题的他,手也不禁是一颤。“是......是格洛里家族,还有威尔斯家族,还有...众多商业家族以及一些不在场的贵族们联名...联名发起的!内容是......”

  老阁主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态了。如此多的家族联名发起议题,足够让整个内阁翻天了!

  “近一个月以来...有势力恶意破坏红铁矿市场规则,廉价出售国家财产,对国家财政税收造成极坏影响,涉嫌违反王国宪法,以及贸易法,以及税收法...以及...这...”老阁主这下颤的已经不是手,而是声音了。难道说,这会是一个灾难的兆头吗?

  “调查结果显示...富沃德·阿拉斯,勾结国外银行势力,恶意打压国内,已造成极坏影响,要求内阁允许王国财政出手干预......”老国王听到这里,不由闭上了眼睛,揉了揉额头。   唉...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惊涛骇浪!!   目标直指王国合法继承人,富沃德·阿拉斯!

  富沃德面不改色,甚至感受不到他的情绪波动——别忘了,他可是一个非常刚愎易怒的家伙。如今看脸色,显然是早有预料和准备。   “阁主先生,我认为......”

  “富沃德殿下,请先坐下,现在不是你进行演说的时候,请先由提议的联名提案者说明。”内阁阁主压制着心中的不安,依旧按照正常的顺序进行议会:“不知...嗯...是格洛里伯爵进行解释,还是瑞彻尔家主?”被打断的富沃德依旧没有任何过激言行,而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微笑着坐了回去。

  格洛里伯爵和瑞彻尔相视一番,又与远在前排的盖瑟点头示意了一下,瑞彻尔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得不说,他站起来的时候,有不少人都担心那可怜的椅子会彻底散架。

  让瑞彻尔来当这个出头鸟也是显而易见的结果。格洛里家族终究是名门望族。退一万步,万一最后真的是富沃德坐上了那个位置,虽然不能把他格洛里家族怎么样,但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伯爵大人还是懂得的。

  “各位,大家都知道王国的税收在整个大陆上,是属于较轻的一个国家。即便是和赋税最轻的神教相比,我们阿拉斯都可以拍着胸脯说,阿拉斯的人民是幸福的。由此可见王国税收之轻。然而庞大的国家需要税收供应财政。因此各项暴利行业被征以重税。尤其是王国的支柱产业,矿产资源更是重中之重。每年红铁矿的税收至少撑起了百分之八的王国财政收入。我们的教育投资,还有每年的基础建设花销,老年财政补贴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然而,最近,我们却发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情况。”

  瑞彻尔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有人在恶意的廉价出售红铁矿产!令人发指的是,他出售的价格,利润居然是——负的百分之百!意思就是说,他在以开采成本价一半的价格,在市场上抛售红铁矿!这对整个业内的打击都是不可想象的。没有利润,王国就无法从中获取税收。没有税收,王国不仅白白损失了矿产,甚至还在为这些该死的恶意抛售而进行财政补贴!”

  “我们阿拉斯人杰地灵,谛万垂青,赐予众多珍贵矿产。阿拉斯更是以此立国。王国的众多名门望族,谁敢说自己从始至终没有参与过矿产买卖?因此早在数百年前,王国为确保国内众多贵族商人的切实利益,通过了贸易法,以及特殊针对矿产,包括战略性矿物的法律!然而,如今这种所作所为,几乎条条触犯此法,给国内诸多商人带来巨大损失!”

  “最后,王国的法律早有限制,关于矿产的所有权,虽然自由,但是仅针对王国公民!国内根本不会有哪一个势力有能力做到干扰整个市场。除非是...银行!”瑞彻尔眼神飘渺。正当所有人都向察斯黎投去怀疑的目光只是,瑞彻尔的话锋一转:“然而,阿拉斯银行的近况,想必在座的各位即便不了解银行业务,至少也略知一二。阿拉斯银行,根本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或者说没有这个能力来影响市场。最近年末,各地都在进行巨大的业务处理,根本没那个精力和多余的钱来做这些违背银行利益的事情!所以,只能是外国的势力插手,才有这么庞大的能力。反正最后受益者都是那些购买者。并非王国公民,却肆意攻击王国的矿产资源,究其根本,就是在攻击王国!而引狼入室者,正是我们的大皇子殿下,富沃德·阿拉斯!”   全场寂静无声。

  瑞彻尔说的似乎条条在理。如果富沃德真的犯下了这些罪名,并落实了的话,要付出的代价绝不简单。

  不得不说瑞彻尔这个大胖子还是有点演说口才的。他不知不觉间将受害人从己方扩大到了整个王国,引起公愤——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在这场灾难中受损,只有亲近盖瑟的一方才遭此横祸。他刚刚还在痛骂豪斯家主偷梁换柱,其实真正偷梁换柱的大家就是他自己。

  富沃德笑眯眯地看着瑞彻尔:“威尔斯家主,还有什么,不妨一次性说完了?”

  瑞彻尔喘了口气,冷笑道:“富沃德殿下,顶着这些指控,还能笑的出来,好气度。既然您大度,那我就继续说了。我要求获得王国的财政补贴,以对抗这次危机。如果王国此次不愿伸出援手的话,以后损失的,将会是百倍!这将是长久的、毁灭性的打击。”

  内阁阁主听了此话,不由暗骂瑞彻尔夸大其词危言耸听:“不知瑞彻尔阁下...想要财政补贴多少呢?”   “放心,不用太多。只用...五百亿阿币就好了。”

  “噗!!”“开什么玩笑!”“五百亿!?你疯了!?”

  “哈哈哈......!!!五百亿?”一声长笑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富沃德扶着自己的椅子站了起来:“瑞彻尔,你知道王国财政一年税收总和是多少吗?”

  “我当然知道,大约两千亿到三千亿之间。”瑞彻尔似乎此时气定神闲:“不过,与其担心钱,不如想想如何澄清您的指控吧,富沃德殿下。”

  “既然你指控我在出卖国家财产,那我就解释给你听!”富沃德面色一肃:“宪法规定,财产私有,神圣不可侵犯。这些财产,这些红铁矿洞,都是我买的。所以它们是我的私有财产,我想如何处置,轮不到国家来管。至于你所说的第一条,减少财政税收,危害国家财政,威尔斯家主,我要告诉你,个人财产的重要性高于税收。我都在赔钱大甩卖了,国家有何理由问我要钱?我没有利润,难不成还要给王国补贴才行?况且,你所说的索要财政补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其次,哈哈,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会偷换概念。触犯贸易法?请你注意一下我的活动范围吧。我这不叫打击市场。而是...攻击竞争对手。明白是什么意思吗?瑞彻尔?你去问问别人,看看除了这条单子上写的人以外,还有谁受到了损失?没有人。贸易法针对地是整个市场,从没有一条法律是限定了不允许进行商业攻击的!我损失的起,有本事就陪我玩下去。发现玩不下去了,就申请王国财政插手?别忘了,两个月前圣宪日的时候,你,你们,可是带头否决了我申请王国财政出手收购红铁矿为国有的计划!已经规定了半年内不得再提上议程。可你们倒好,才两个月就按捺不住了?哈哈,哈哈!”

  “最后,引狼入室!好一个引狼入室。这些钱我一没偷,二没抢,都是问银行借的!以后是要还的。我自有办法还清债务。这些红铁矿都是我的了,我还没有能力还清债务吗?嗯?扣帽子?给别人扣扣还行,给一个阿拉斯未来的主人,王国合法继承人扣帽子,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

  听到富沃德的解释,坐下一片哗然:“银行?借钱?”察斯黎更是眉头深皱,似乎对现在混乱的局势有些不耐烦。

  “别担心,在座的各位。我是向谛万银行申请的贷款,而非阿拉斯银行。有条有据,有借有还。完全合乎法律。至于那些红铁矿如何处理,是我的私事,恐怕提议的各位,没有资格干扰我吧?”

  富沃德据理力争,这也是大多数内阁成员的想法。给一个王室成员定罪需要非常确凿的证据才行。牵扯到的程序,法律更是数不胜数,况且瑞彻尔提出的几大罪状和指控都有些夸大其词,想要利用这些东西陷富沃德于不利之地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不过瑞彻尔的根本目标也不在此。

  “富沃德殿下说的合情合理。他以个人私人信用在谛万银行贷款,那么支配贷款的方式也的确不在内阁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您的指控恐怕是无法成立了的。”内阁阁主低沉而缓慢的做出了决定。

  “既然无法成立的话,那么言外之意是说,我们的申请财政补助也是无法通过了的吧?”

  “是的...双方都没有冒犯法律之过,那么内阁无权插手双方的商业攻击......”

  “等等,阁主先生。您刚刚说了,商业攻击。如果商人之间的商业攻击没有影响到王国的正常运转的话,的确无权插手。可是红铁矿这种战略性物资,其特殊性难道不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吗?我可以直白的告诉您,这种现象如果再维持一个月——不,哪怕是半个月,王国今年恐怕就没钱再像往年那样正常支配预算了。这将使整个王国的民生都受到影响。即便是这种情况,内阁依旧不愿意干涉吗?”

  老阁主眼神深邃,但是依旧缓慢的摇了摇头。富沃德嗤笑一声,坐看瑞彻尔的反应。时不时还用眼角余光瞄一眼在自己不远处坐着的盖瑟。

  瑞彻尔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扫视全场:“既然,这份提案无法被通过的话...那么我等,便退一步。阁主先生,不如看看这份提案如何?”瑞彻尔从怀中掏出一份新的提案。

  内阁阁主正要说这不符合流程,理应先进行提交,然后在下一次例会时再进行决定。但是看到瑞彻尔坚定的目光和旁边格洛里投来的意味深长半威胁半请求的眼神,阁主还是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好吧......福瑞银行与阿拉斯银行的互通协议?瑞彻尔,你没搞错吧,这种协议就算要提,也应该是...”阁主的眼神飘向了班克家族所在的席位。

  “这是经过我首肯的。您可以直接受理。”察斯黎那特殊的冷酷而刚愎的声音打消了阁主的疑虑。   一股喧闹之声传递开来。

  难道说,三巨头之一的班克家族此刻也站在了威尔斯的身边,成为一个三党了吗?不对...不可能。以察斯黎的个性,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太低了。他要是能保持中立,恐怕盖瑟就要欢欣雀跃了。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盖瑟会有什么底牌能让班克家族也彻底倒向三党。

  “既然殿下可以通过谛万银行借钱,那么我们自然也能向福瑞银行借钱。但是这个阿拉斯银行和福瑞银行的互通协议,却是班克家主临时起意,想要借此机会加深与实力更雄厚的福瑞银行的合作关系。所以,便有此提案。这份提案,是刚刚那份提案上的所有人再加上班克家族的联名提案,还希望内阁慎重考虑。”

  银行并非班克家族一家私有。所以这种重大的决定还是需要和内阁商讨才可决定。

  这就是精通金钱之道的察斯黎教盖瑟玩的把戏了。现在大家都以为富沃德借钱是借的纸币。但是,纸币哪有如此庞大的购买力?红铁矿这种硬货物,真材实料,想用一堆纸就买下来,花费的金额绝不止这个数。   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一个红铁矿洞,价值一亿阿币。一亿阿币理论上可以兑换四百公斤黄金。可是,换做任何一人,是觉得放在银行里的一堆数字和废纸让人放心,还是实打实看得见摸得着的黄金让人放心?一旦发生动乱,危机,那么银行里的就是一堆废纸。可是黄金!无论到哪里,都是黄金!都会发光!都会...侵蚀心智!迷人双眼!

  所以实际上一亿阿币是无法兑换出四百公斤黄金的。理论终究是理论。银行给不给换是一回事,银行能不能换更是一回事!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一亿阿币和三百五十公斤黄金中做出一个选择,想必所有人都会选择后者。但是在王国,为了维持稳定,这种大规模运输黄金是要收重税的,更是被内阁所排斥。所以谛万银行想运输黄金进来,只能是偷偷摸摸的,类似走私,规模有限。即便富沃德的个人信用再高,也难以搞到这么多黄金。目前的形式可能已经是极限了。

  然而一旦这个所谓的协定通过,意味着福瑞银行的援助可以不受限制的大肆运入阿拉斯和富沃德对抗。阿拉斯银行反正没这么多黄金,有也不可能全部拿出来干这种事情。可是希望阿拉斯稳定的福瑞帝国是有的。福瑞银行作为福瑞皇室完完全全的私有银行——其实也就是国有——实力几乎可以和谛万银行叫板,拿出这点钱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还绕过了本国公民的限制。对于阿拉斯银行也是好处多多,察斯黎自然不在乎盖瑟利用这个机会将自己绑上三党战车,拿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那...这是协定的基本内容...各位成员可以拿去浏览一下,若是觉得合情合理,便开始投票吧。”   富沃德心中警惕,第一个接过了协定仔细看了一遍。

  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察斯黎玩弄的文字游戏可以说是登峰造极——银行家最擅长玩弄的就是这样了。只有在你签了字付了款以后,你才会发现看似占了便宜的人,其实是真正的输家。

  整个协定看不到任何关于黄金的字眼,更是没有提到红铁矿的事情。富沃德虽然心中起疑,但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班克家族的事情。传递完毕以后,大家都发现这个协定似乎很是平常,和之前威尔斯义愤填膺的事情几乎没关联,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阿拉斯银行搭个顺风车而已。

  投票平平安安的通过了。富沃德投了弃权票,而老国王身为阿拉斯银行最大的股东,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至于其他人...三巨头之二还有王室都同意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此项协定通过后,瑞彻尔转头看了一眼盖瑟。二人眼神交错,那眼中的笑意盎然。

  “阁主,这是我们刚刚商定出来的关于米度城申请的艾斯河破冰清理费用。不过可能需要提前向银行贷款才可以,否则财政补给可能会迟缓的多。”

  “好了,阁主先生。辛苦各位商议人员了。百分之二十就二十吧,我会批准这项贷款的。不需要利息。您没有意见吧,陛下?”   反正,现在我们有的是钱。您说呢,三殿下?

  ———————————————————————————————————————   PS.八千字大章节ww好久没写这么大的章节了QAQ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