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庆贺

小说:金婚计划作者:廿乱更新时间:2019-01-17 04:49字数:128212

第42章庆贺

再次看见回来的秦傅书时,霍飒臣发现他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像是被霜打馁的茄子似的。

“怎么了?”

霍飒臣将他扶到椅子上,给他倒了杯水,秦傅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杯子。

情绪的突然转变令霍飒臣有些不安,以他的观察力不难看出秦傅书的情况转变,只是他也只能将这归结于水土不服而已,秦傅书以前也没有来过这边。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晚饭我再叫你。”

秦傅书点了点头,乖乖的配合霍飒臣换下衣服躺床上,在霍飒臣的手要放开被子时,秦傅书突的握紧他的手。

“臣哥。”

“嗯?”

“陪我好不好。”

“好,我在这儿陪你,我看你脸色不好,先睡会儿。”

“你最好了。”

“睡吧,我在这里等你睡着。”

休息一个晚上秦傅书依然不见好转,他的脸色还是很差,人也开始发起了发烧,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霍飒臣刚开始还给他找退烧药,给他进行物理降温,后来发现没有效果,便找人借了车送他的去医院。

闻声而来的钱舒誉看了看秦傅书的状态,说是让他好好休息,后面的事情等他身体好了再说,秦傅书已经没有多少知觉了,他被送去医院后便没进入了昏睡状态。

后来,秦傅书的烧退了,可是他本人却没有醒过来。

医院也没有找出是什么原因,他发高烧但是也不是很严重,按照常理来说退烧后就可以直接醒过来的。

现在这种现象也太过异常了,也没有发现感染上什么病菌,身体依然好好的。

一团团迷雾被拨开之后,秦傅书发现自己正轻飘飘地站在他曾经熟悉的地方,那是他的家乡,那不是繁华的现代都市。

父亲母亲还有好多人,到处都挂着白色,那是什么?

那是他的灵堂,他反应过来。

向来温雅大方的母亲哭得几欲昏倒过去,丫鬟扶着她的双臂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

“母亲……”

无论秦傅书如何在她面前大喊大叫,她都没有反应,再望向瞬间苍老十岁的父亲,他也听不到他的话,看不到他的人。

对了,他已经只剩下一个灵魂,他没有了身体,没有生命,只是一个魂魄而已。

白发人送黑发人,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眨个眼,秦傅书前面已经不再是灵堂,而且转到他家的正厅,地上跪着的是他的庶弟,只见他朝父亲不知吼了什么,然后得到的是父亲狠狠的一巴掌,差点把父亲气晕。而后,父亲朝管家挥了挥手,那个庶弟就被几个官府的人带走了。

庶弟的姨娘站在门口哭得个天昏地暗。

官府的人……

秦傅书再傻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死不是个意外,而是庶弟密谋的一桩杀人案,忽然就知道了真相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再转过头便看到头发半白的父亲,许久之前他就知道尽孝道的重要性,但是此时却是什么也做不了,父亲……

“父亲……父亲……”

连续昏迷了两天的秦傅书把钱先生和霍飒臣急死了,他们也没有想到秦傅书对这里的反应这么强烈,居然一来到就晕倒,而且在昏迷的过程中还不停低囔。

父亲?

难道喊的是秦应荣?

可是并没有看出秦傅书与秦应荣之前有着深刻的父子之情。

不过,无论喊谁,只要能够再醒过来就好。

再次睁开双眼,秦傅书看到的是霍飒臣略憔悴的脸,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过觉一样。

“臣哥?你怎么……”

霍飒臣握住他的手说道:“你总算醒来了,知不知道你昏迷的这几天我都要急死了,幸好你醒过来了。”

喝了水后,秦傅书深深地吸了口气:“我醒过来了……”

可是他的父亲母亲不会再醒过来了,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

霍飒臣并不知道秦傅书脑子里的事情,只当昏迷时发生的一切是因他做噩梦,考虑到对方的身体,霍飒臣建议道:“这次的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回家吧。”

已经反应过来的秦傅书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立即答应:“我师父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霍飒臣说道:“还没有什么进展,他上午来看过你,想见他我给他打电话。”

秦傅书摇摇头:“暂时不想,臣哥,以后我们都会在一起的吧。”

经过之前的梦境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孤身一人在这个世界了。

“当然,相信我。”

秦傅书又说道:“我想继续参与这个考古研究,我知道他们的来历。”

霍飒臣见秦傅书虚弱的模样,也没想反驳他,心软地点了点头:“好,但是你不能太过辛苦。”

秦傅书点了点头:“嗯,我会注意身体的。”

亲了亲他的额头,霍飒臣道:“你先休息,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秦傅书道:“好。”

在霍飒臣离开房子出去买吃的时候,秦傅书望向窗外,生前他什么也没有做成,现在他想为父亲做点什么,或许将他们那个时代隐藏的一些历史说出来,也算是让父亲有了一世的英名。

虽然不知道父亲的子子孙孙是谁,但是只要是他能做的他现在都会去做,而这一切也只有他能做。

坚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之后,秦傅书的眼睛清明许多,也多了几份信心。

待霍飒臣回来的时候又是一个全新的秦傅书,他朝霍飒臣笑了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秦傅书跟着钱先生忙前忙后,他将古墓的主人和古墓里的内容全都“考究”了出来,一个全新的朝代出现在众人眼前,在面对专家们的感激时,秦傅书能做的只有摇头,他只说一句话。

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的,为人子女该做的。

也因此事,秦傅书在古董界有了小小的名气,回去之后,钱先生也算是放下心来,还跟秦老太爷夸这孩子低调认真,在古董这条道路上他有着无限量的可能性。

对此,秦傅书也没有骄傲自满,而是继续保持他低调的本性,或许这跟他心里有事情积压着有关系。好在霍飒臣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有个说心里话的人,秦傅书也没有什么压力,至于他上辈子的事,就当作是一场梦吧。

回来后秦傅书身体倒是健康起来,学习依然继续,不过他那成绩依然拿不出手,除了他自己,包括霍飒臣在内都觉得可以放弃,想要毕业证,花点钱就好,反正他要的是人,而不是一张没什么用的废纸。

继承古董店秦傅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与霍飒臣的婚事也订了下来,就在秦傅书毕业之后,两人也没有意见,反正想做或者能做的事情他都可以做。

一直被搁置的行程也被霍飒臣提上了议程,他们说好的去赌场的事情,还没有确定下来呢,之一次没有意外,秦傅书绝对会答应的,他也想知道现在的赌博玩法有哪些。

作为曾经的纨绔,他怎么可能没有几个技能傍身呢。

出发的日子不需要定,想去就去。

去到另一个与京城不一样的地方,秦傅书算是大开眼界,霍飒臣带他到处找玩,吃喝玩乐转了一圈后才到最棒的一个地方——赌场。

秦傅书感叹玩乐方面是与世界接轨,他在这里可以看到所有的玩法,也可以拿着钱尝试,反正他们什么不多就是钱多,钱多就可以任性。

玩了一圈回来后,霍飒臣表示很忧桑,他发现自己这个赌王的孙子居然还玩不过秦傅书,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当然,他会让秦傅书知道,他在床上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总而言之,秦傅书在后面的生活都是顺顺利利的。

在他毕业前一天,他站京城最高的塔上往下望去,看着这繁华的城市,身后站着一个属于他的男人,对他不离不弃的男人,那一刻,秦傅书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来到这里他一点也不后悔。

靠在霍飒臣的怀里,秦傅书仰起了头亲吻他:“臣哥,谢谢你。”

霍飒臣回吻他:“我们之间不言谢。”

爱就此刻绽放。

与此同时,塔下的广场突然放起了烟花,似乎在庆贺着什么。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