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役灵法师—桑德暗涌

小说:封龙之刃作者:肃西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339906

——桑德城——

  月光被白皑皑的雾气遮蔽了,这是来自萨鲁达山巅、那永恒不化的雪峰之上潜流而下的寒气催发而成的。

  雾气有着奇特的形状,一道道的,数公里宽,数十公里长,夜风鼓动下,像极了一匹匹高山之上悬挂的巨型白练,那是山间脊谷为寒流下沉构建的甬道,寒流只在甬道内激扬。

  白练依山而下,月光嶙峋,一直摊到了山脉之尾,那里,有着一片旷野,再又是几座小山丘,随性地拢了拢身子,就是矮矮地缩在那城市一侧。到了这,山势尽了,数道白练也就没了甬道的束缚,只是一荡就在这搅成了一团,化作了一个盖头,笼罩了这片土地。

  白雾挡去了月光,挡去了星辰,在雾气中的一切,都变得昏暗与迷离了,而没了光,这白雾,也就失了纯洁,也成了黑漆漆的迷雾。

  凌晨三点,启明星还没有升起,正是一夜中最寒冷的时刻,雾气最重,也正是黑暗最深沉的时刻!

  而迷雾之中,黑暗缭绕间,隐隐的,有灯影婆娑,却是一盏大灯,悬立在高墙之上,朦朦胧胧,雾成了一团。

  在黑沉沉的黑暗中,还有些光明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也就高墙之内的这么一座城市了。桑德城,每到夜晚,就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城市!

  一辆马车,在迷雾中缓缓地,滚过青石板铺设的街道。路面有些坑洼不整,所以马车颤颤的,有些咯咯的颠簸,而其雨檐之下挂着的那个铃铛,随着马车的颠簸,在那“咣当咣当”,孤零零地鸣响。

  “夜晚,很安静啊!”马车里,一个头带深黑色高帽的绅士把着权杖撩起了窗帘,微微往窗外伸出了半个脑袋,却是被白雾湿润了睫毛,登时摇了摇头缩了回去,“这么安静的夜,却是没什么安静的事!”

  “啊哈哈!我的大老爷,您是不知道啊,两个钟头前,那该死的钟声刚来的时候,那街上是混乱不堪。一个个睡眼朦胧的汉子老妇,披着奇形怪状的睡衣,都堵在街头,像是一场睡衣庆典,只是一个个神色慌张,交头接耳间四处张望,彼此慰藉!”赶车的马夫,竟也是个衣着鲜亮、谈吐举止尽皆不凡的贵族,此下听着车内人的轻语,便是挥了下马鞭,淡淡笑着回道。

  “哦?你这般描述倒也奇妙!”车里的贵族大老爷有些开怀,也跟着一块乐了。

  “驾!”车头的小贵族一个轻喝,空甩了一记马鞭,又是接道:“嘿嘿!说来,这人啊,到了生死灾祸之际,也没啥区别,都是一身睡衣装,都是火急火燎的穷紧张,什么节气、礼仪、体面,都没啦,熙熙攘攘的,最后像乱民一样被治安队赶回了房舍!那德行,还不如后街的流浪汉……说来还确实了,那后街的流浪汉门倒是睡得踏踏实实的,丝毫没有惊乱,老爷你说奇怪不?”

  “哦!这城市里的贵人,安逸得有些久了,战争的钟声,对于这些人而言,堪比灾难!”马车里的人又是看了眼外头暗沉的夜,就放下了手中的权杖,重新挂起垂帘,轻咳一声,“维达,快些赶路吧,想来,那些大人们也是久等了!”说完,这人也是不再说话了。

  而那马鞭也是随之打实了,那拉车的马吃了这么一下,也是嘶鸣一声,陡然间奔驰了起来,转瞬便是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一刻钟后,城中一角,灯火通明处,马车自黑雾中渐出,顶着灯光,踩着灯影,缓步到了灯下,只见得那赶车的人一拉缰绳,便是停了下来。

  灯下,是一座庭院,院门是一道长达十多米的黑铁栅栏,铁质黑沉,一杆杆铁栏杆却是尽皆雕着喇叭花藤,叶络锃亮,花开朝天。

  在那一侧,早早恭候着几名侍从,见着马车停下,便是迎了上去,一人帮着拉扯马笼头,稳下有些喘息的马匹,另有两人则直接走向车厢侧门,低头弯身,恭候着来人。

  马车门开,一道扶梯自行落下,走下一人,摘下了帽子挽在胸前,冲着在门前等候的侍从一个点头,便是踩着路面,移到了铁栅前,伸手抚上了门栏,“黑色的喇叭花,也就你老人家会有这奇葩的爱好……不过钢筋铁骨,无惧风雨寒暑,花开朝天,不枯不萎,倒和你一样!”

  说话间,这人便是朝着院内望去,只见得沉在夜幕中的院落中,其间一角,有着几点灯光——“深夜之下,有人是难以入睡了!”,喃喃一语,这人嘴角一翻,笑意满盈。

  “修大人,我们可以进去了!”那位赶车的贵族维达赶了上来,落在其人身后一步,轻声轻语,“已经交代好了。”

  那人应了一声,也是收回目光,退了两步,闪到一侧,又是对着两位静候的侍从施了个礼,“哦!那劳烦各位带个路吧……”

  “不敢不敢!修大人,这边请!”那两位侍从拎了盏魔法灯,也不多说话,只是带着俩位来客进了庭院,直往那灯火闪烁处而去。

  两位客人离开了,只是剩下的侍从却是叽叽喳喳地聊开了,而这话题无外乎是那骤然的钟声,还有深夜来客。

  “那位就是修大人啊,真够优雅的,还冲我点了点头,这么有礼貌的大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是啊,修·西达斯,上次听到主人说,是近年来突然崛起的贵族,手上有着三四个小镇、数十个庄园作坊,财力雄厚,实力都快赶超三大贵族了!”

  “修·西达斯,就是他啊!话说这么晚了,还有如此多大人物前来,当真难得!”“百里钟啊,百里钟响了,战争要开始了……”“战争!战争是什么样子的啊?我还没见过啊……”

  且不说门前那些下人们的私语,再看那两来客,修·西达斯,与他的助手维达,在侍从的魔法灯光指引下,在长长的庭院走廊中穿行。

  修·西达斯,微微落了个身位,在领路的侍从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身板挺直,昂首直视,只是两眼微动间,虽说灯光不显,但也将这庭院风光大都收入。

  这个庭院十分简单,中道一条直直的石板道,铺设得平平整整,间或数个方正花坛,种着草木花卉,在这春夏之际,草木葱葱,花香盈盈,于这夜间清凉之时行迹其间,着实一番特异。

  而这直道两侧,朦胧间,藏着一根根巨大石柱,却是复古的柱廊建筑,这股古典气息登时引得修·西达斯这位来客兴致大起,神色一定,更见那石柱晶莹透亮,竟是通体玉石矿物精雕细啄而成,即便品质并非上佳,可这般巨大的石柱一路陈列,也是大手笔,更别说那玉石特有的晶莹,在灯光间,折射些许的光彩,硬生生区别开了夜幕,也就区别开了世俗。

  “两位,你们主人家这庭院倒是别致啊!”那紧跟在修·西达斯身后的助手维达倒没什么讲究,左顾右看得,甚有些肆无忌惮,不仅撩拨那花坛之中草木,还跳脱到那玉石巨柱边上下观摩、触碰,那神态动作,好似是在自家家中一般,“哇,这石柱似乎是数个石墩接洽堆砌成的,不过接缝细密,不细看真看不出来!这工匠手艺真好!”

  “维达,注意点言行!”修·西达斯无奈一摇头,低低地训了一句,便是将维达呵斥回了身后,“这是贵人的别院,是私人园舍,休要乱来!”

  “两位大人,我家主人好客,此处也非行政办公之所,请随性,切莫拘谨!”那领头的侍从掌着灯,于此稍作停歇,却是回头冲着修·西达斯一做施礼,“说来此次深夜邀请诸位,本就是唐突之急,为此,我主人将会议地点定在这庭院之内,本就是图个随性,消磨紧张的气氛!”

  说完,那侍从便拾灯再度引路,带着两人往里走去,而随行的两人,修本严谨,维达随性,此刻却都紧紧跟着,这一行人步履骤然间加快了不少。

  这主人家的客气,在自持尊贵的人心里,自然不会拿来消遣。

  一路无言,脚步声声,却是都不一样,青石板、石子路、石灰砖、琉璃石、陶瓷片、沉木垫、金银箔……短短一路,竟是有数种地面装潢,此间,魔法灯光下落,于其上折回,自然也是精彩纷呈,精妙之处,都无需那藏于黑暗之中的其余更为精美饰物的掺和。

  “贵族……贵族啊!”只听得有人在喃喃自语,可惜花园庭廊空旷豁达,也就不知是谁在那喃喃自省。

  不过三分钟,两人跟着侍从便是穿过庭院,进了屋舍,再是走过几道长廊,便是到了那外头见到的灯光闪烁的角落房屋。

  这房屋,有些不同,一扇四开大门,昭示着这屋室的大开大合。

  “这里头,又将是一场折腾!”修·西达斯微微一摇头,暗语间,谢过了领路的侍从,将头上高帽连同手中权杖一同交给了身侧的维达,便是微微一笑,跨步而上,伸手推开,未见人却声先扣,大声嚷道:“各位,久等了!”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