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

小说:废材重生之嚣张亡灵师作者:永不换名更新时间:2019-01-17 05:15字数:644226

紧接着,茜尔踮起脚尖,吻上了裴迪月斯的唇。。

这一个动作,落入贝恩的眼里,犹如刀割心脏一般,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两个人,他的眼瞳染上一抹愤怒的赤红色。

裴迪月斯虽然意外茜尔的主动,但下意识以为她是要赔偿和讨好自己,想到这里,他按着茜尔的后脑勺,很快又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贝恩恨不得要冲上去将两人分开的时候,茜尔就已经先行推开了裴迪月斯,她用舌尖舔舐着嘴角,动作充满了难言的诱惑,看得裴迪月斯的眼眸更是暗沉。

“裴迪月斯,我是爱着你的。”茜尔定定地看着裴迪月斯,这一句话就把边上的贝恩打入了深渊之中,可是下一秒又道:“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贝恩,他说的是事实。”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裴迪月斯抿着唇,双瞳更是灰败,仿佛灵魂被抽离出来一般空洞。

“我不想从中选择谁,也不想放弃谁,如果你们谁接受不了,那就自己离开。”

茜尔丢下这一句话,便认真地看着他们两个。

裴迪月斯似乎不可置信,很快又低下头冷笑着——他付出那么多,一直认真看守着茜尔,没想到到底还是迎来了这个结果!

而边上的贝恩,同样也是难以接受的姿态——茜尔的意思是,她接受他,但是不会放弃裴迪月斯?

刚开始听到茜尔后面一句,他心中又生出了一股子希望的,但是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很快,他又想到茜尔说的是‘喜欢’,那这么一来,岂不是比裴迪月斯的感情要浅一些?

那他算什么?这就是她当初的承诺?

一时间,两个男人的情绪都不太稳定。

茜尔抿着唇,觉得还是暂时消失比较安全,随后淡淡道:“我先回姆维沃领地了,如果你们想要放弃,那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选择接受,明天来找我。”

她说完这些,终于感到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说实话,两个人都难以抉择,她不想因此选择抛弃一个,因为不管是哪个,她都确实放不下,也许真的应了那句话,最爱的那个人往往才是承担和受伤最多的,而她,选择成全他们,却又伤害他们两个。

她决然转过身,一个瞬移就消失在了原地。

身后的两个男人,都下意识都抬起了手,可是最后触及到的,只有一片空荡荡的空气。

两个人面面相窥,就算是瞎子都能够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下一瞬,裴迪月斯冷着脸,周身迸发出白色的光系元素,在茜尔走后,他猛然抬起手,攻向了贝恩——

这一击显然不是玩笑,充满了杀气腾腾,而贝恩的反应比他更快,绷着脸竟然不躲反迎上去,并且瞬发了超级风系风刃魔法,这一来一回,两个男人直接就当场打了起来!

从刚开始到现在一直压抑着的愤怒全部爆发出来,不光是因为对方抢走了自己的女人,另一方面也是他们之间多年的互看不顺眼导致的私人恩怨。

裴迪月斯的火气十分大,他自认自己一直精心策划,默默付出,好不容易将茜尔的灵魂重生到异世来,他以为她对自己的感情已经坚不可摧,两个人以后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茜尔虽说是容易对其他男人动心,但是她会表现出来,从不遮掩,所以他一直没把贝恩放在心上,却未料到竟然让贝恩钻了空子,十有**是贝恩耍心眼儿或者强迫的!

他每每想到这里,心如刀绞又怒不可堪,贝恩那一字一句她是我的人,裴迪月斯再清楚不过那其中的意思了。

同样的,贝恩也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裴迪月斯,你干脆退出算了!她早就腻了你吧,不过是因为觉得有愧于你,我跟茜尔感情更好,她的第一次又归了我,你不觉得自己很多余么?”

贝恩挑挑眉冷言道,心中想着,裴迪月斯能够得到茜尔的温柔对待,这几年他也算是值得了,还纠缠个什么?即便是他得到茜尔的手段不光彩,可茜尔也接受了他,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让裴迪月斯放弃是最好的结果。

贝恩这样一说,对方更是愤怒,话也不说一句,发出的攻击却一次一比一次凌厉狠辣!

两个人就这么在宫殿之中打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宫廷气压极低,人人自危,门口的达利公爵只能够感叹,这强者的世界,不是他们这些蝼蚁能够参与的……

……

下午,地点姆维沃领地。

茜尔瞬移出现在姆维沃领地的一处空旷土地上,周边都是绿意葱葱的大树,距离上一次和爱尔莱一战,姆维沃森林化为灰烬,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慢慢长出新的生命。

虽然这里不复当年生机勃勃,却也算是善心悦目,未经修剪的灌丛间开了不知名的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圣光教廷的覆灭引起了奥比斯大陆的轩然大波,茜尔无心留意外界情况,她手握着魔法骨塔,意识微动,视线前方的十几米的空地赫然出现一块巨大的冰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华,冰块直径约莫六米多宽,散发着冰霜寒气。

冰块中心包括着一只略蜷缩姿态的巨大红色狐狸,如火一样燃烧的赤色皮毛看起来暗淡无光,茜尔伸手抚着冰块边缘,掌心触感虽冰冷却似无觉般。

她低声喃喃:“圣光教廷已经覆灭,你身上被施加的束缚和禁锢也不存在,既然如此,你该醒了,火刃炎狐……不,齐纳?”

说着,她眼眶微微有些湿意,在北城森林和圣光教廷一战,她失去了同伴雪色狮鹫和魔杖,唯独剩下了火刃炎狐,她心中一方面是庆幸的,一方面却又怀念着过去。

紧接着,她控制着精神,从魔法骨塔中拿出精灵语光明杖。

茜尔心中默念着火系魔法,紧接着,她猛然一抬眼眸,精灵语光明杖的顶端宝石吸收了空气中的火系元素,化作火系魔法迸发出来,在火的燃烧下,冰块开始渐渐融化……

精灵语光明杖鲜少被使用,难得见到天日,却没有错过茜尔刚刚那一瞬间眼中闪过的怅然若失,它一边用火系魔法融化着冰块,一边道:“主人刚刚是想念去世的同伴了吗?”

“你怎么知道?”茜尔有些意外地挑挑眉,看着通体银白的光明杖,她忍不住又想起了魔杖。

“您想念的应该是上一个使用魔杖吧。”光明杖的语气中有几分黯然,它比上一个魔杖更加具能够将魔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惜鲜少被拿出来使用,这让它觉得自己是个非常不重要的物品。

同样它又羡慕着上一个魔杖,竟然能得到主人的青睐,想到这里,光明杖下了什么决定。

“其实魔杖也并不是说绝对不能够复生。”

“哦?”茜尔意外地瞪大了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难道魔杖还能够复生?

“魔杖能够产生意识,本身就不等同于人类的灵魂,我们是采取天地间最具有魔法灵性的材质,我们就是自然法则诞生出来的产物,我们既是自然也是虚无,从诞生的一刻开始我们就拥有意识,随着岁月推移,魔杖因此产生智慧,意志,甚至能够达到化成人形,自主移动的地步,虽然在北城一战中魔杖杖身被毁,可是它的意识应该还是存在的。”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茜尔问道,在北城的时候,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魔杖不在了格外不习惯,即使是到现在,她也经常会想起那个喋喋不休又贱兮兮的魔杖。

“说实话,我以为我能够取代魔杖,所以也有过私心。”光明杖的声音低了几分,随后又道:“但是我发现这个想法似乎是错的,所以我也想为您分忧。”

“那到底要怎样做?”

“我曾经说过,我和魔杖是同一种材质做成,我们之间也是存在一种共鸣性的,如果真的想要魔杖,需要找到规则之神,当然,规则之神是很难找到的,它本身根本就是一种很飘渺的存在,所以可以找规则之神的后族,也就是精灵族,也许它们会有办法,但是精灵族人数稀少珍贵,生存在与世无争的偏僻远方,到时候或许他们有办法,将魔杖的意识找回来,归纳于光明杖体内。”

“那你本身的意识呢?”

听光明杖说的类似将灵魂放置于人类体内的说法,她不由得关心地问了一句,殊不知这一个关心,让光明杖心中格外动容。

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也会考虑到自己这个意识的存在。

“我的意识还是会存在的,如果魔杖的意识真的能够成功找回来,以人类的说法,那就是双重人格的那种吧,我们会共用一个杖身。”

“那要去哪里找精灵族?”

“这个并不知道,需要自己去找,运气不好的话,也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精灵族的总部地点。”

“看来我要在奥比斯大陆上真正地历练游走一番了。”

茜尔喃喃道,心中思绪万千。

没想到魔杖还有复生的可能性,这让她如何能够不欣喜若狂,虽说她以前对魔杖不冷不热又各种嫌弃,但是真的失去了,心中总归是有一片空落落的地方。

它是在自己重生异世后,见证了自己成长过程的伙伴,虽说有时候会卖队友,关键时刻却也能够让人刮目相看。

更何况,她不过是解决了一个圣光教廷,这个偌大的奥比斯大陆上拥有各种各样的强大帝国,这一次的事情定然会让更多的人注意到姆维沃领地,她需要让自己更加强大,往更高的地方爬。

就在茜尔暗暗下定了决心的时候,她面前的冰块已经渐渐融化,化为一滩冰水,而地面上死气沉沉的火刃炎狐开始渐渐化作了人性。

她适时收了光明杖,步步走向齐纳,靠近了以后才发现对方化作人形后,竟然是全身**的!

阳光沐浴在男人精壮而毫无一丝赘肉的躯体上,肌肉分明,色泽呈现一种健康的小麦色偏古铜色,腹部八块明显的线条再往下……茜尔不由得脸上微微一烫,直接挪到了男人的面孔上。

**的头发在阳光下如一团燃烧的红色火焰,他紧闭的眼眸,微微蹙起的剑眉,许久,微微动弹了一下。

茜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撞上了那一双猛然睁开的浅色兽瞳,是瞳孔无焦距放大的状态,她似乎被那奇异的眸色吸引,愣了几秒钟。

下一秒,齐纳忽的站起了身,茜尔毫无防备,就直接被人拥入怀中,冰凉而湿漉漉的感觉迅速传递过来,但是很快,男人的火热温度又渐渐驱赶了寒气。

“齐纳?”茜尔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我似乎睡了很久……”齐纳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刚解冻的情况下,他只觉得全身都带着撕扯的痛楚,但是这一切,都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淡化了不少。

“没事的,圣光教廷已经不在了。”

茜尔轻声安抚着,果然感觉到男人搂着自己的一只手微微紧了些。

齐纳低垂着眼睫毛,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馨香,和当年那个稚气的女孩的味道似乎有了些不一样,但他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她。

他的记忆停留在北城大战那一刻,他浑浊的意识中似乎在梦里又似乎在现实中,一直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那坚定的,一声又一声的‘齐纳’,竟然似乎成了他灵魂中的一部分,每一次的呼唤,都会轻颤。

他更深刻的记忆是在圣光教廷里,被封锁在水牢之中无法动用魔法,冰寒刺骨,每天都会有圣光教廷的人来折磨他,即使后来被茜尔冰封在冰块里,他也能够感觉到黑暗的混沌之中,自己似乎一直处于那种噩梦之中。

所幸,他醒来了,下意识就抱住那份温暖难以撒手。

茜尔被那几乎要勒断人的力道给勒的喘不过气来,感觉到男人离她贴的更近,她微微红了脸,不知道是难受的还是羞的,道:“好了,大白天你至少要穿件衣服吧?着凉了怎么办?”

谁知对方置若未闻,她只能够强制性狠狠推搡着对方,偏偏人家还是纹丝不动!

于是,茜尔用了半天的时间挣扎,外加一堆安抚性的话语,才终于给齐纳套上了一件相当宽大的衣袍。

一抬头,她就能够看到男人的衣领松松垮垮,露出大片胸膛和性感的锁骨,她不由得僵硬着脸,反复帮他整理,中间手抖了几次,最后折腾了半天才勉强将他包裹严实。

解决完了对方不穿衣服的问题,她才终于得以松了一口气。

对方的男性气息太强,她就算是想把对方当成一只魔兽,也无能为力呐!

茜尔扶着额头,只觉得身心疲惫,想要回城堡,谁知道对方就像是牛皮糖一样一直紧紧跟在她身后。

茜尔想了想,火刃炎狐原本就是住在姆维沃森林里的,如果不是因为她后来的打扰,再加上引来了亡灵法师爱尔莱,火刃炎狐也不至于无家可归,想到这些,她也就没有赶走火刃炎狐的理由。

于是,她一路上一边走,一边跟火刃炎狐讲解这几年来的事情。

……

姆维沃森林距离城堡并不远,不一会儿,茜尔就到了城堡里面。

迎面而来两个女佣看到茜尔,一个个都面露喜色:“领主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说实话,每次您出门我们就担心你又要一年半载才回来呢!哎,您不是跟预言大祭司大人一起去了宫殿吗,怎么……”

“真是的,你怎么问题那么多,领主大人一看就需要休息了,赶紧端杯热牛奶去!”

两个女佣大眼瞪小眼看了茜尔背后的男人一眼,发觉对方气质不凡,高大帅气,尤其是那半遮半掩的宽大衣袍隐隐露出性感的锁骨,男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茜尔身上,并且如影相随,两个女佣看了一眼,然后默默地了然转过身,找借口离开……

两个女佣离开后,到了楼下的时候,茜尔敏锐的精神力还能够听到楼下传递过来的窃窃私语。

“你看到没,领主大人竟然把预言大祭司大人给抛下来了,公然带别的男人去书房了……”

“说起来那人长得也不错哎!没办法,我们领主大人有魅力嘛,这种事情习惯就好,我刚开始还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那是,看来领主大人的后宫又要多一个男人了,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个小领主出来呢?”

“领主大人可真累,你想想,有了预言大祭司,夏加仑大人,还有埃威阁下……”

……

茜尔的脸色是黑了白,白了红,红了又黑,一直忍着冲动没下去找那两个女佣。

她扶着额头,忽然觉得自己当领主实在是太失败,这两个女佣从她十三岁到现在从来就没有中断过八卦,现在竟然还要开始算她的后宫人数,关键是那夏加仑埃威什么的,什么时候加入她的后宫了?

她深吸了口气,想着回头再收拾这两个女佣,先把齐纳关在了书房再说。

她往走廊走着,谁知道一开门,看到眼前的一幕,她的眼皮子就跳了跳……

书房还是原来的书房,地毯还是原来的羊毛地毯,似乎比以前更加洁白柔软。

红皮软椅上坐着一名拥有深邃紫色头发的男子,微微低着头,手中拿着一本书,他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一缕光落下,夏加仑低垂的眼睫毛,在那里一坐,就有种说不出的俊秀文雅。

而另一边,她的座位上,埃威坐在那里头靠着背垫,仰着下巴,一本书摊开挡住了他大部分的俊脸,身上还穿着未脱下的军装,一只脚压着桌角,看得出来有些许不耐烦,整个人轻轻摇晃着。

看到这两尊大佛竟然共处一室,茜尔的下巴几乎没有掉地。

紧接着,夏加仑率先抬起了眼眸,看到茜尔的一瞬间,他微微勾起邪魅的嘴角,道:“回来了?”

下一瞬,书本‘啪嗒’落地,埃威慌慌张张把脚丫子从桌角挪开,目光往茜尔那边挪去,心中暗骂,他等了那么久,茜尔竟然偏偏在他最没形象的时候来了!

该死的,果然他就应该学学夏加仑那个装***,拿本书耐心等着吗?

两个男人不管是什么样的表情或者姿态面对茜尔,反正最后,他们都注意到了茜尔背后的男人……

首先埃威就坐不住了,略有敌意地开口道:“茜尔,你后面那个人是谁?”

夏加仑挑挑眉,没说话,但是目光同样冷淡地扫视着茜尔背后的齐纳,目光尤为冷冽地停在对方的衣着上,只是宽松的衣袍却难以遮挡那精壮高大的身姿,领口宽松似乎是随性扣上的,略带着点湿意的头发打着卷儿,齐纳跟茜尔的距离太近,外表也太出色,很难不让人生敌意。

茜尔表情有些尴尬,心中暗骂,那两个女佣八卦是一句都不少,为什么就不提醒她,书房里来了两个客人?

很快,她斟酌了一下用词,道:“这是我的朋友,齐纳;齐纳,他们两个也是我的朋友,他是夏加仑,另外一位是埃威。”

这个介绍相当简洁,话落音,另外两个男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夏加仑的心思转的最快——在茜尔眼里,自己就只是一个朋友?那么叫齐纳的那个人,真的只是纯粹的朋友,还是说,跟他们是同样对茜尔抱着另外一种想法的‘朋友’?

夏加仑没说话,埃威的目光已经是略有不满地扫向了茜尔,道:“你不是去宫殿了吗?怎么又多了个朋友?”

“我还没问你们两个呢,你们怎么会在我的书房?”

“我想来找你,听洛克总管说你和裴迪月斯去宫殿了,总管说你基本上回来都会先去书房呆着,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没想到夏加仑已经先行在这里等了。”

埃威摸摸鼻子,只觉得眼前的夏加仑看着实在是碍眼,夏加仑对茜尔的心思他早就有所察觉,更何况对方的身家外表都格外出色,很快就成为了他的判定情敌之一。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人在茜尔的书房也不能动手,万一出去打一架可能错过了见到茜尔的机会,于是两个人只能够坐在书房里等着,谁知道茜尔一回来,竟然又带了一个男人?

要说是裴迪月斯,他再心中不爽,但也那也是名正言顺的,可这个莫名其妙跟个牛皮糖似得紧紧跟在茜尔身后的男人,到底是哪位?

埃威心中猜测着,很快就眼尖地发现,茜尔带着齐纳找了个座位,齐纳走动的时候,领口的衣袍随着动作更加宽松,原本茜尔之前因为紧张就没有扣好,这下子更是摇摇欲坠露出大片健硕的胸膛,很明显就能够让人看得出来,里面是没有衣服的。

当即,书房内两个男人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思绪转了千百遍。

夏加仑端着手中的书,目光停留在书面上,却又似漫不经心道:“茜尔,我等你那么久,是有事找你的。”

听他这话幽幽传来,茜尔只觉得心中有几分心虚,这几个男人的关系她太难处理,裴迪月斯和贝恩那边已经让她头疼非常了,眼下又是三个男人聚在一起,她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安排。

于是,她对着埃威说道:“埃威,不如你先出去?还有齐纳,等会儿你们一起离开。”

眼下,先和夏加仑独处,一个个来,先把他处理了再说。

谁知道埃威不但没有应允,反而因为茜尔这样的行为,心中升起一股子火,觉得她是偏袒夏加仑而赶他走,他怎么可能答应?

要是让夏加仑这个小子占了先机,那他今天还等茜尔干什么?

“凭什么我出去!我也等了很久好不好?茜尔你把我当什么了,难道我们在学院里相处了那么久的情分,还不如这个商人?”埃威怒气冲冲地说。

茜尔扶着额头,暗道这二世祖大少爷还真是跟以前一样无理取闹,同样也是最不好解决的。

而边上,夏加仑‘啪’地一声将书本合上,悠悠地说道:“商人又怎么了,看不起商人么?那战争中供你们将士吃穿的是谁?更何况茜尔就是跟我这个商人交情不浅,难道你也要看不起茜尔么?”

这犀利的几句话下来,埃威的脸色难看至极,倒是也没说话。

夏加仑从座位上站起身,又道:“更何况茜尔说了让你离开,你离开就是了,所谓学院情谊,呵!说起来茜尔在十三,四岁外面历练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结伴猎杀魔兽,论时间和情谊,似乎我比你更在深吧?那时候,你还在学院里不知道欺负哪个女魔法师呢!”

“我没有!”埃威立即恼怒地反驳道,心中惊异夏加仑竟然从小就认识茜尔了?

夏加仑冷笑:“你以学院情谊的立场在这里,那么为了茜尔,你更应该离开了,因为我喜欢她,你也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

埃威的攥紧拳头,青筋都快爆了出来。

果然,夏加仑终于暴露了他的狼子野心了,没想到这个老狐狸藏得还挺深,对裴迪月斯视而不见,反而转而对茜尔下手。

紧接着,埃威将目光转到了一直沉默不言的齐纳身上,他立即道:“喂!那个跟茜尔一起来的小子,你不觉得夏加仑这种人才是应该离开的吗?放他和茜尔一房间怎么可能!而且还要我们两个离开,他一个人凭什么!”

这个时候,齐纳适时点了点头。

埃威心中一喜,哼,这个老狐狸夏加仑果然就是不讨人喜的,果然他还是占理的,要不然怎么连齐纳都站在他这边?

夏加仑果然注意到了齐纳,眼神高深莫测地打量着他。

谁知道这时,齐纳缓缓走到茜尔身后,抬手将她纤细的腰肢搂住,挑挑眉,淡淡道:“说实话,要走的应该是你们两个。”

……

……

气氛死一样的寂静。

一直竭力佯装成石头人的茜尔,此刻也不得不真的成了石头了。

在刚刚齐纳认同埃威说法的时候,她还指望着齐纳可能会起到舒缓气氛的作用,她觉得只要把埃威这个定时炸弹赶走才是最主要的,但是她没想到,齐纳才是最需要赶走的那个!

她微微抖着嘴唇,小声地发表着自己的意见:“我已经有了裴迪月斯了……”

埃威率先大声道:“那又如何?你可以放弃他选择我!即使你真的不能放弃裴迪月斯,我也可以接受……甚至甘愿做你那个见不得光的存在。”

话到后面,他几乎是绷着脸一字一句说的,目光死死盯着茜尔,脸色也有些发红。

那一瞬间,茜尔也愣住了,她没想到埃威竟然会在有其他外人也在的情况下这般说。

在她心里,埃威一直都是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他出生在优越的家境里,周围都是附和讨好他的人,甚至连茜尔也认为,像埃威这样的人,将来娶妻也应该是个温柔如水的女人,却没想到,埃威为了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了姿态……

心中莫名受到一股触动,茜尔愣愣地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不光是茜尔受到了震撼,甚至夏加仑手握着书,指间因为用力过度,也有些微微发白。

他的眼神明显是意外的,惊讶的,饶是他多年的为人处世培养出来的冷静,此刻也有些失态。

怎么会?

埃威为了茜尔竟然已经能够将姿态放低到如此地步?

刚开始夏加仑是不把埃威放在眼里的,像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呆的家伙,他算计算计就能让茜尔彻底厌恶埃威,但是夏加仑没想到埃威竟然能出乎意料。

就算是夏加仑也难以保证自己能做到埃威那种心态。

他是喜欢茜尔没错,他看上的东西也一定是要得到的,但是他的想法一直都是,让茜尔接受自己,排除裴迪月斯,他不在意茜尔的过去,但是他的独占欲很强,他无法接受和其他男人共享茜尔。

但是埃威可以。

在这一点上,夏加仑也不得不自愧不如那份心性。

一时间,大家都没说话,只有呼吸的声音。

齐纳的表情也看不出来到底是怎样的想法,他拥着茜尔的力道更加大了几分,眼眸暗沉。

忽然背后一道杀气逼来,他冷眸一眯,抱着茜尔一个旋转就避过了背后的魔法风刃。

这时,房门打开,两个高大的男人硬是挤着窄小的门同时挤了进来,他们都拥有着绝伦非凡的面孔,华美高贵的衣衫,只是他们身上伤口累累,衣衫破烂,发型凌乱,看起来好不精彩。

贝恩眼角一片青紫,他抬起手,将魔法风刃收了回来,其魔法收放自如熟练程度让周围的其他男人心中暗暗惊叹。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东西?”贝恩说话的时候几乎是要咬牙切齿一个个字蹦出来的,尤其是看着齐纳搂着茜尔的时候,他恨不得上去跟人家打一架。

对比贝恩,裴迪月斯的脸色更难看,只不过他的脸对比贝恩来说,还是相当白玉无瑕了,只是嘴角略有些血丝,就没有什么伤口了,但是衣衫格外破烂。

五个男人同聚一室,茜尔几乎要猫着腰爬窗户了,但是很可惜,她现在被五个男人盯着,心中亚历山大,更不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底子下逃走。

裴迪月斯显然是怨气很重的,但是即便如此,他伸出手,淡淡道:“茜尔,我跟贝恩好好‘探讨’了一下,既然你无法放弃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同样的,与其有可能被你抛弃的可能性,我们两个都同意接受对方的存在,但是茜尔,我不可能再接受第三个人,所以你过来。”

笑话,一个贝恩他都恨不得打死人家,如果不是顾忌茜尔的感受,他怎么可能接受贝恩的存在?

更何况还有第三人,第四人……他几乎是处于暴怒的极限边缘状态了。

茜尔咳嗽了两声,小声道:“这个你们大伙儿还是自己讨论讨论最终结果吧,等你们有一个能好好相处的结果,我再……”

话还没说完,她直接抬起双臂,直接朝着身后的琉璃窗,以一个完美的弧线翻身撞了出去!

半空中,彩光琉璃的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璀璨的光华,书房内的五个男人同时屏住了呼吸,因为担心那一刹那间她的安危。

可是下一秒,动用了瞬移魔法的茜尔消失在了半空中,他们都沉默了。

一秒,两秒……半分钟过后。

许久,埃威才打破了这死一样的寂静:“茜尔这是跑路了吗?”

似乎对茜尔跑路行为相当熟悉的裴迪月斯幽幽发了个音节:“恩。”

夏加仑首先冷静分析:“她刚刚动用了瞬移魔法,除非知道最终目的地,不然我们根本追不了,有谁知道她会去哪个地方吗?”

贝恩冷笑:“如果知道,我们还会在这里傻站着吗?”

“……”

齐纳一言不发。

裴迪月斯头疼地看着眼前这四个男人,一个个皆是气质非凡容貌出色,还有些他不熟悉甚至可以说不认识的人,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突地疼。

“好,如同茜尔说的那样,我们探讨一下结果吧,只有这样,她才会回来。”

裴迪月斯冷冰冰地丢下这句话,看着眼前神色各异的几个人,他率先找了个位子坐下,强忍着怒火滔天的情绪,看着他们几个。

“还是一句话,能够接受茜尔其他男人的人,留下,不能接受的,立刻滚!”

最好全部滚完了。

裴迪月斯养着下巴,他双手交叉,盯着他们半晌,却发现这群人纹丝不动,甚至没有提出一丝疑问。

裴迪月斯脸色不怎么好,首先看向了夏加仑,道:“福特族长,似乎你是最不能够接受这种条例的人吧?这可不符合我对你的认知。”

“真不好意思,你们也不符合我的认知,但是我不可能放弃。”夏加仑挑挑眉,淡漠道:“我想我必须要接受这种事情,以前不能接受,不代表以后不能接受。”

当他傻,一旦离开了,就是真的失去了追求茜尔的机会,以后来日方长,他就不信不能把这群人一个个赶走!

其他人,各是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来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在原地谁也没有挪动过半分。

……

遥远的千里之外,阿尔比克帝国的某个南方僻远小镇子里。

这里的人穿着充满了异域风格的服饰,男人们高大健壮,女人们露出纤细的腰肢,穿着贴身丝帛裁缝而成的裙衫,裙摆在阳光下绽放着质朴的花纹。

一处干净的小屋子内,茜尔靠坐在床榻角落上,满头青丝倾泻而下,垂落肩头,穿着一身墨黑色长裙,勾勒出神秘而曼妙的曲线,她手持精灵语魔杖,光是慵懒地靠坐在那里,就如同一副艺术家笔下的魅力油画。

“不知道精灵族到底分布在哪个地方,我想只要把奥比斯大陆全部逛一遍,估计多多少少会有些线索。”

茜尔一只手托着腮帮子,一边嘀咕着。

另一只手上出现了一个手镯,通体漆黑坚硬的不知名材质做成的,这是之前魔法骨塔第一层守护者林留给她的东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他所说的族人。

不过她想,早晚有一天,会有结果的吧。

“说起来,主人的那些男人要怎么处理呢?不怕他们担心吗?”精灵语光明杖问了句。

“这个嘛,躲一时是一时。”

茜尔悠然一笑,反正这个她在前世也不是没干过,基本上就是撩完人了就跑,全大陆地跑。

想到这里,茜尔把玩着手中的手镯,眼中闪烁着熊熊志光,趁着这难得的时光,她也要好好地修炼一下。

而她,也要更加努力地充实自我,早晚有一日,要爬上魔法的巅峰!

她的路,还很漫长。

------题外话------

文文终于迎来了结局的时刻,写了这么久,很感叹,这也是小名子写的挺长的文了,追了那么久文文的亲们也辛苦了,在此鞠躬一个!女主的路还很长,恩,最后就是五个男主和女主在一起的和谐生活~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么么哒!づ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