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

小说:在男神边上作者:董嫦更新时间:2019-01-17 06:08字数:724732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她竟要杀他……她竟真的要杀他。

她竟然真的下得了手。

贺兰敏之慢慢睁开眼睛,他那一双含情含笑的丹凤眼此刻已变为死亡一样的铁灰色,他那一心求死的想法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我纵然想死在你手中,你又怎能真的下手杀我?

全天下的女人都欺我、骗我、害我、杀我,而你——自诩为慈悲纯洁的圣女,却也不过是个伪君子。为了你李家、为了你母亲、为了你慈航静斋的一点私利,便能使出最残酷的手段、作出最卑劣的事情。

你也不过是为了利益。你也不过是个俗人。

我和你,本来就是天生的仇敌,我却险些忘了!还好,还好,你这一剑提醒了我……李令月,你母亲杀我母亲,你父亲害我妹妹,你如今又来害我?这份仇恨若是忘了,我还配姓贺兰么!

冰冷阴暗的火焰烧灼他的心,贺兰敏之全然不顾这足以要命的伤势,勉强运起一丝真气,待到能走动的那一刻,便纵身而起,发足狂奔。每一根打在他身上的树枝柳叶,每一颗撞在他身上的灰尘石子,每一丝擦过他身侧的疾风气流,都像鞭子似的,让他全身火辣辣地痛。

而这痛让他更恨!

黑夜中,贺兰敏之用尽了每一分力气,他像一只蝙蝠,悄无声息地掠过屋檐,翻过瓦片……

他也跌倒过。倒在地上的时候,极度的痛楚让他痉挛,让他发抖,然而他把嘴唇咬出血来,也终于支撑自己再次起身,开始奔跑。

他差点被皇宫里的侍卫们发现,这些人呼喝着,刀枪几乎戳中他冰冷的身体,他蜷起身体默默地等、慢慢地忍……

他不知道心中灼热的执念是什么。是极度的憎恨,是杀了对方也无法缓解的焦渴,是想要食肉寝皮、想到全身微微发抖的某种极端感情。他想要抓住她,一口一口地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终于他看到了一线光明。

那是宫内的一个女道观,道观内此刻乱成一团,宫女们惊慌地四下奔忙,直像是已经大祸临头。而内殿却是一片静谧,烛火安静地跳动,殿内的人俱是无声无息,垂首默立,只有一个女人哀哀的哭声。那是武后。她抱着一个白衣女子的膝盖,把脸整个埋进去,不管不顾地痛哭:“娘,娘,师父,你终于承认……你就是明空的娘了……”

白衣女子在苦笑:“孩子……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除了我自己,就是你……你和我真像……都命苦得很。”

贺兰敏之微微一怔,这才认出来,这位依旧美如精灵、却已沧桑疲惫、油尽灯枯的魔门宗师——竟是婠婠。她确实快要死了,她连眼睛都不再闪亮。

她终于要死了。贺兰敏之嘴角一扬,无声无息地笑,此刻他多么庆幸自己死而复生,没有真的死在李令月剑下:看不见仇人的死亡和眼泪,那是多么遗憾!

武后低低的哭声始终未歇,婠婠忽而道:“令月在哪里?”

武后道:“她与书颐、法明都在外间候着,只是……法明那孩子伤在她剑下,是被人抬过来的。”

绾绾颔首,沉思道:“法明还小,你是他师姐,以后要多照顾他。”

武后道:“是……”她欲言又止,忍不住道,“可是贺兰敏之他未必容得下法明。”

“贺兰敏之?”婠婠淡淡一笑,“他这个人太过危险,太能把握人心,与你又有生死大仇,这样的人注定不会为你我所用。你要找机会除掉他。”

武后一怔,有片刻犹豫。

“从年过古稀的杨氏,到豆蔻年华的书颐,贺兰敏之全都可以让她们颠倒如狂,让她们言听计从。这份颠倒众生的魅力,比当年的我,不,比当年初下山的师妃暄也不逞多让。”也许是忆起往事,婠婠的笑容竟有几分调皮,“不要小觑了敏之。假以时日,他会是另一个石之轩……不,他不是石之轩。石之轩还会有感情,会有牵制,他却不会。如果说他是一头野兽,那么可以关住他的笼子,已被你和我亲手打碎了。”

冰冷和愤怒席卷了贺兰敏之的心脏,他牙齿几乎咯咯打起战来。这女人语笑嫣然、温柔婉媚说出的话,却比他听过的任何话语更可怕,更毒辣。

他原本就是个不幸的人,人世间的种种丑恶,他早已司空见惯。然而婠婠毕竟也是他的师父,是魔门的先圣,为了婠婠他贺兰敏之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她待明空与法明这般妥帖,为他们考虑得这样周全,却自始至终只把他贺兰敏之当成一件工具,用过即丢。

武后已被婠婠说动,她道:“那又要如何杀了贺兰敏之?这些年来圣门余党一直以贺兰敏之为首,他手中的势力可谓盘根错节,他本人的实力又是深不可测。若非如此……若非忌惮于他,今夜我也不会让太子逼宫逼到这里。”

婠婠微微一笑:“这件事还需着落在太平这孩子身上。这孩子着实是天赐之子,待她长大了,整个江湖又有谁是她的敌手?”

听到这里,贺兰敏之张口无声地大笑起来,这笑意是如此的难以遏制,以至于他全身发软,像一只中毒垂死的蝙蝠一样无声无息地从屋檐下滑落到地面上。他看着武后含泪走出来,又看着他的“小师弟”法明被人抬进去;看着徐书颐茫然无措地坐在婠婠身边,婠婠轻抚她面颊垂泪不语;看着李令月笔直地站在婠婠身侧,听着她的每一句嘱咐,轻轻点头……

这一切全都看在他眼中,不知怎的,却像是隔了一层似的。这些悲欢离合、生离死别,都是阳世间发生的事,与他这孤魂野鬼全无干系。

他像是真的“死”了。

——————————————————————————————————————————

宫里再一次挂起了白幡。

上次去世的贺兰敏月不过是个小小夫人,还不算什么;这一次薨逝的却是当朝太子,故此举国震动,京师闻讣,文武百官易服,皇亲国戚们从外地急速赶往洛阳,朝夕哭祭。皇子公主们穿上了斩衰,朝中官员白布裹衣,朝内朝外,一片哀哭声。

爱子去世,帝后是真的受到了重大打击。皇帝李治痛定思痛,追悔不已,竟破例追赠太子李弘为“孝敬皇帝”;而皇后武媚每天痛哭不止,把自己关在后宫女道观内,足不出户。

在这当口,武皇后的母亲荣国夫人杨氏又突发重病,就只能让继任太子李贤带着弟弟妹妹们去探望了。而贺兰敏之也一路跟着他们。

徐书颐第一百零一次追问李令月:“贺兰敏之到底去了哪里?杨凌霜都回来了,为何他还不回来?”

李令月叹了口气,却第一百零一次没有回答。

未来的太子,如今的雍王李贤哭得双眼红肿,他也道:“是啊,妹妹,你若知道敏之去了哪里,就尽快告诉我们。不是说别的,你看大哥和敏之一向亲厚,敏之却连他的葬礼都没能参加,他难道不遗憾?再说,如今杨老夫人病成这个样子还一直念叨着敏之,也该让敏之见她最后一面吧?”

听他提到李弘,贺兰敏之心中一阵酸楚。李弘死的时候才二十三岁!就这样被人鸩杀猝死……他是一国太子,是李家的长子嫡孙啊!李治是失心疯了吗?就被武媚娘这个女人迷惑至此?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不要!

这种深情几乎可以祸国殃民,比薄情更可怕。

徐书颐跟着点头,眼巴巴看着李令月。令月又是一声叹息,难得有些轻愁。贺兰敏之心中一跳,大抵是重伤的原因,她看上去竟有些荏弱,而他不自禁想要去呵护,去保护,让她不需要为任何事情烦恼……让她为自己展颜一笑……

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女人,简直是冰冷如铁,还需要人呵护么?自己是犯了神经病了。贺兰敏之苦笑。

果然,她浅绯色的唇瓣吐出的话语依旧是冷的,淡薄的:“阿颐,最近这段时间宫里频频有人去世,我看你还是回家住一阵比较好,在这边总是要服丧、哭祭,累得慌。”

书颐愣了。

李贤不悦道:“这是什么话,书颐来我们家是走亲戚,哪有你这样把亲戚往外赶的?”

书颐却是冰雪聪明,又或者与令月相处时间长,到底了解更深一些,一转念已经明白过来,惊呼道:“令月你讲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贺兰敏之出事了?——他怎么了?”

令月顿了一下,平静地说:“他死了。”

书颐“啊”地一声,几乎当场晕厥,虽然被旁边的宫女扶住,却也花容失色,珠泪涟涟。李贤震惊万分,立刻追问:“敏之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已经去世的太子李弘在最后一段日子,为了某种目的刻意结交自己这个心高气傲的弟弟,两人关系极好。李贤心中早已种下了防备武后的念头,自然想要笼络贺兰敏之,此刻却听说他死了,震骇之下又是失落又是愤怒。

令月又是沉默,片刻后神色依然冷静:“我杀的。”

“你!”李贤此刻的神情,如同看见了恶鬼一般。他目瞪口呆,继而失声长笑,“好好好,你好!你真是咱们皇后娘娘的好女儿……”

令月没有理他,缓步走去将书颐抱在怀中,在她头上穴位轻按数下,书颐清醒过来,却连话也不说,只是大颗大颗地掉泪。令月叹道:“武道相拼本就不计生死,这件事我没什么愧疚的,只是有些对不住你。”

书颐全身发抖,只是哭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令月神色更加黯然,答道:“好,我这就送你回去。”她身受重伤,武功等于没有,此刻却抱不动徐书颐,只好半扶半抱带着她往外走。李贤上前阻拦,令月根本不理他,他也没什么办法。贺兰敏之在一旁窥测,此刻只觉得全身气血翻涌,几乎想扑上去掐死李令月。

刚走两步,书颐扶着长廊上的柱子不肯再走,追问:“那他的尸体在哪里?我要把他埋起来,埋在幽林小筑的旁边,以后天天看着他……”

这个问题恰好问在点子上,李令月一怔,一时之间竟是哑口无言。她小人家一向管杀不管埋,还真不知道贺兰敏之的尸体怎么样了。是被魔门的人收走了?被城管拣走了?还是被运垃圾的清洁工丢掉了呢?

徐书颐满面怒容,大声道:“他到底怎么样了!你难道连他的尸体也不放过,你怎么这么恶毒?”

贺兰敏之再也忍不住,终于冲了出来。他勉强自己带上笑意,故意用轻快的声音道:“徐小姐,你这可就错怪了她了!她对我的尸体——可一点兴趣也没有,否则若是再回头多看一眼,只怕就会再补上一剑,我也就不能侥幸逃命了,是么,令月仙子?”

李令月猝然变色,她愕然地看着贺兰敏之。徐书颐破涕为笑,奔到贺兰敏之怀中,又笑又叫:“太好了,你没死!她没杀了你!”李贤也不禁喜形于色。所有人都围在贺兰敏之身边问这问那,令月却只遥遥注视,她神色清冷如水,谁也不知她心中在想什么。

贺兰敏之冷笑道:“令月仙子看到我没死,是不是很失望?”

李令月只是沉默。贺兰敏之阴沉地凝视她,那种想要一口一口吞噬的感觉,再次翻涌而出。

李贤微笑劝道:“敏之,你既然大难不死,那我们大家该坐下来好好庆贺一番才是。小妹不懂事,又是刚入江湖,一时为人蛊惑也是有的,你也别太计较,咱们——”贺兰敏之猝然出手,他登时哑了,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当场,脸上一半是喜一半是怒,看上去十分滑稽。

巨大的劲力在空中卷动、汇聚,所有被点了穴道的人都感觉脸上被刮得生痛。贺兰敏之微笑着,施施然一步步向李令月走近,他的轮廓依旧是那么秀美,所有第一次见他的人都要心生好感;他的眼睛依旧是那么闪亮,整个洛阳城的女孩子都要为他倾倒……然而此刻,魔魅的诱惑力带来的却是极度的恐惧!

李贤的眼中是恐惧,徐书颐的眼中是恐惧,宫女们的眼神侍卫们的眼神内侍们的眼神……全都是极度的恐惧和绝望。令月的眼神却淡然无波,静如止水。

令月的后背压在朱红的廊柱上,敏之的脸颊贴着她细致皎洁的脸亲昵地磨蹭,他的手卡在她脖子上,慢慢的收紧,一点一点用力。

她的脸庞渐渐涨红了,她不自觉咬紧了嘴唇,她的手抵抗性地压在他肩膀上……她快要死了。

贺兰敏之猝然放手。

令月刚刚喘过一口气,他又掐住了她的脖子。这一次倒不用力,只是沿着那个青紫的手印上下摩挲。他的笑容依旧迷人,只是有些古怪的感觉:“你不怕死,是吧?我知道你不怕死,死了你就解脱了,活着却要拼命挣扎……只是,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吧。被人轻视的滋味、被人侮辱的滋味、生死操控在他人手中的滋味,更不好受,比死亡还难受……”

他手中气劲一划,令月洁白纤细的脖颈登时出现一道创口,鲜血不住地淌下来,服丧的白衣也渐渐被染作鲜红。贺兰敏之把脸埋在她肩头,令月脖颈上传来微痒而又微痛的古怪感受,原来他竟然在舔食她的血液。

“你……是吸血鬼吗?”令月微微喘着气,苦笑。“你到底想干什么?”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好不好。

“我不知道呢。”贺兰敏之含笑,他高高窄窄的鼻梁碰到她的脸颊,他张开薄唇,贪婪地汲取她的气息她的味道她的生命力,他的神情几乎是幸福的,孩童一样,然而孩童不会有这样的迷醉,也不会有这样看透了一切似的颓废和绝望。“我杀了你好不好?可是这太便宜你了,不好不好。放你去修道?我不甘心。废了你的武功?这并没有什么用……慈航静斋和武皇后足以保护你……”

李令月不吭声,仰头看着长廊上方雕梁画凤的绘彩,眼神一瞬间迷茫。这样的恨意……这个人竟然这么恨她。为什么?

另一边,被定住的众人已然心急如焚,李贤几乎目眦欲裂:这种暧昧的姿态……贺兰敏之你这个杀千刀的到底在做什么?太平还没嫁人呢啊啊啊!要是能动老子一定杀了你,必须杀了你!徐书颐也是又惊又怒,她父亲徐子陵传授她的长生气颇有精妙之处,竟可以无视贺兰敏之的点穴手法,有一丝内力慢慢运转起来。

“我想到了!”贺兰敏之喜悦道,“干脆你嫁给我好了!表妹嫁表哥,静斋仙子嫁给魔门邪帝,不是挺恰当的么!你就当自己是碧秀心算了,啊,你们静斋用的什么词来着?哦,对了,舍身伺魔。”

如此无奈的李令月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舍身伺魔?伺你个头啊!

贺兰敏之把她打横抱起,竟然向周围的屋舍走去,所有人都吓得要死,特么的贺兰敏之这个死变态,竟然趁着公主探望外祖母的当口,要借机非礼她!禽兽!禽兽不如!不如禽兽!

李令月也是心中一寒,打算使出两伤法术,拼着这辈子筋络受损、无法习武的危险,也要干掉这个登徒子!

贺兰敏之微笑安慰道:“好妹妹,你别怕,我对你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意思,看你这小身板儿就没兴趣了……唉,其实每次调戏女人,都不知道是女人占了我的便宜,还是我占了女人的便宜,想想也是无趣……但我想你陪我。人生这么无聊,世情这么冷漠,除了仇杀和利用,什么都没有……太绝望了,太绝望了,就算命运为我做了个囚笼,我也不想一个人被关着……”

哦,你想毁了我的名节,然后逼得皇帝皇后不得不将公主下嫁。李令月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头也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是什么样的沙文主义啊!什么叫“没有半点那方面的意思,看你这小身板儿就没兴趣了”?什么叫“不知道是女人占了我的便宜,还是我占了女人的便宜”?这人好贱!

一口气堵在胸口的小公主,眼看着被传说中的大色-狼越抱越远,人间惨剧即将发生,一朵鲜花从此只能插-在牛粪上……李贤绝望地闭上了眼。父亲母亲对小妹的宠爱他是看在眼里的,这次她跟着自己出门遇到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太子还当不当得成都两说!作死的贺兰敏之,杀了你,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千钧一发之际,徐书颐清喝一声,小小的身体如同炮弹一样飞起,向贺兰敏之直撞过去。贺兰敏之猝不及防,被她把李令月抢了过去。徐书颐拉着李令月就跑,令月穴道未解,筋络未通,狼狈的几欲摔倒。

贺兰敏之迅速赶到,书颐把令月直推出去:“快走!快走!我来拦住他!”

这一刻,不仅贺兰敏之、李贤、众宫女内侍侍卫,就连李令月也是诧异的。徐书颐平时看上去娇气跋扈,关键时刻却如此仁爱友善。到底是徐子陵和石青璇的孩子啊……

为这一推之恩,令月保护她、纵容她一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