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小说:天降鬼妻作者:毕戈更新时间:2019-01-17 05:07字数:149781



秋时,靖军驻于姜国边境,攻西城门。

姜国军士虽死命抵抗,但仍然打不过骁勇的靖国士兵,城破恐只是时日长短问题。

听着殿下通晓战事镇守城门的武将军的禀告,孟九九在位子上坐立难安,眉间紧紧地蹙着。

武将军禀告完毕,一侧的洛氏转头看她,想看看身为一国帝姬的她如何解决。

“公主想必也听明白了,靖国这是,非要置我们姜国于死地啊!”

她皱眉,“你想要我怎么办?”

洛氏轻声一笑,“呵,我倒忘了,公主最重要的人还困在我的手中,一切应当由我做主。”她向殿外招了招手,温茉从殿外走了进来。

孟九九的心里霍然一惊,温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切还要从当日她遇到了洛氏说起,事迹败露,洛氏名义上称父皇还在宫中养病,实际上是以父皇要挟她回到宫中。宫里早已不像三年之前,彼时她的爪牙还没有这么多,但如今只怕朝中都是洛氏的人了。为免温茉与她一同困在姜国王宫里受到威胁,她让温茉去往靖国军营求助聂沉风,虽说他不一定会帮自己,但是总的还是能让她有危险时还有一线希望不是吗?

她独自一人回到了姜国王宫,却只见了重病的父皇一面。她不知道洛氏为何还要要挟她,三年前她以顾朝夕要挟自己,是为了将自己赶出姜国不与她的儿子争位,现在呢?自己毫无利用价值,她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俨然是一国女皇,她还想要什么?

自己又还有什么?

“茉儿,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去……”孟九九看着眼前冷冰冰的温茉,一句话开了个头,之后就了然自己住了口。

自己身边的奸细,是温茉。

“公主过了这三年,还是学不会防着身边的人吗?”洛氏嘲讽道,端起了桌上的茶盏轻抿一口,再优雅地放下,“这场战争里的最后赢家,不会是你,也不会是他顾朝夕。”

她知道,她早就知道,她赢不过这个女人。

不论是以前,还是将来。她都没有机会了。

有些事情,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因为,时日无多。

“帝姬还真是伟大,都已经要油尽灯枯了,还有闲心回来救处于水火之中的姜国,以及,妄想扳倒王后?”这回,是温茉开的口。

她原来知道?

孟九九将自己泛白的嘴唇咬红,仍然是笑着,“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我会来到这,不是都是你的安排吗?”

能让温茉如此付出的人,世间应该没有第二位了吧。

而目的,向来不过是那踩着无数人尸骨才能登上的位置。

温茉从前跟她说过,她觉得自己比不过水若,现在的她,是为了一份爱,所以才将她出卖?

她恍惚记起她离开鬼域之前孟绮罗的神情,她也早就知道是吗?

解开记忆,重新记起所有的过往,早就应该死去的她,原本只剩下躯壳的她,会慢慢身体枯竭而亡。

这就是,借魂复生的后果。

木子李处心积虑为解洛氏给他下的毒,不惜筹谋了那么大的一个局,还她魂魄却不给她记忆,要她帮他找到仅半人半鬼才能拿到的雪莲治毒,再解开她的记忆,让她看着自己宁可舍弃爱情也要保护的国陷于他的手下……呵,世事便是如此,残忍至极。

他仅剩的一点爱意,便是将她困在城中,不想她看见一切死得痛苦对吗?

可看着站在洛氏身边的温茉,她这才觉得可笑,可笑她二人,终是逃不脱别人的阴谋暗算之中。

“好了,我也不想再和你兜圈子了。你的命,换你父皇的命,如何?”洛氏微笑地打着算盘,这场局,她稳操胜券啊。

“你想我怎么做?”命不久矣,她又何谈其他?

她冷静地说完,似乎早已洞悉洛氏的盘算。

“顾朝夕为你而来,你死在他的面前,便是最好的结果。亦或者,你死了,顺便捎上顾朝夕也不错。”

呵。孟九九突然就笑了,“我一个将死之人,与那顾朝夕也无了往日情分,现在恨他入骨,你的要求,很称我心。”

洛氏只想要拥有整个姜国,再说父皇与她终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为了让自己的皇儿名正言顺地称帝,只要自己肯牺牲,她会实现自己的承诺。要她死在木子李的面前,杀了木子李吗?

“称心那便好了。本宫只希望你记得你的承诺,不要临阵脱逃便好了。”

“那也请王后不要食言,答应我的事做不到,你想要的也别想得到。”孟九九放出这样的话,倒是令洛氏眼前一亮,“看来,帝姬也不是孤注一掷的嘛。不过,再怎么样,在本宫这里,你只能那么去做。大不了,整个姜国和我与皇儿一起陪葬。”洛氏说完,起身离开。

“答应你的,我会去做的。”孟九九的眼睛暗了下去,

她死了,一切就真的会结束吗?喧嚣的战场,到处尸横遍野,满目荒凉。杀红了眼的木子李坐于战马之上,他的身后,一个为黑布罩着的巨大的鸟笼吸引住了人们的目光,守在姜国城楼上的士兵看着他都纷纷脚软,城门眼看着就要被攻破了,嗜血的恶魔放进城楼,必定是血流成河啊!

一侧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士兵扭头望去,一袭红衣闯进眼睛,如血般刺目的红,长长的裙摆曳地的红色,惊得他说不出话来。

这着红衣的女子,晳白的脸蛋,精巧的妆容,像极了即将出嫁的女子,但却莫名地给了他一种感觉,这个女子,身上带着点赴死之意,这红,不是出嫁的大红,而是赴死的鲜血。

“公主,公主怎么来了?”士兵恭敬地行礼,这个时刻实在危险,城门若破,公主便有被擒之险。

她没有看这个士兵,红色的鞋底已经踏上了城墙,瘦小的身躯在城墙之上摇摇欲坠。

一片哗然之声。

“三皇子,姜国的帝姬踏上城楼了!咱们,是攻还是不攻城门啊?”身边有将军在小声地提点,但他此刻却恍若未闻,眼睛里只看得见那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色。

此时同样在遥望着孟九九的还有木子李一旁马上的聂沉风,他凝眉看着她踏上城楼,视线一转,便看到了角楼上对孟九九行为很是满意的洛氏。

注意到他的目光,洛氏轻轻地将自己的身侧让给他看,是一身白衣的温茉。

他对温茉点了点头,勒马走到木子李的身边,“要不,我们今日退兵如何?”

木子李没有说话,城楼之上的孟九九却说话了。

“木子李,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背弃你的是我,剜你眼的是我,逐你出姜国的还是我,这些都是我做的,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可以忘记一切?退兵回去?!”

她死了,一切就可以回得去吗?

这就好像,一句对不起,挽回不了所有的过错一样,没有任何作用。

“你下来。”木子李看着她,语气冷得可怕。

笼中的青卒也听到了九九的话,着急的用翅膀敲打着玄铁铸成的鸟笼,“九九,你不要意气用事!”

这声音,是青卒?

她的脚微微一动,泥沙便从她的脚下掉落下去,小小的灰尘也看得底下的人惊心动魄。

“木子李,我欠你太多,不管你从何时起开始骗我,是去青木观时,还是我第一次遇见你时就已经开始,我不怪你,这些都是我应该承受的。如果我的离开,能平息你的怒意,我死也无憾了。”

她的一只脚已经踏在了一片虚空之上,身边的小士兵不禁开口劝她,“公主,属下等会誓死保卫姜国,还请公主深思!”

她的脚停在那里,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青卒。

若是她死了,他应该会很伤心吧。

木子李眼看着城楼上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明明他已经不再对她抱有任何希望,为何他仍是放心不下?

眼看着木子李犹豫不决,聂沉风绕至大军前方,大喊,“退兵!”

城楼上的身影似乎顿了一顿。

“不能退!”木子李重又发令,显然对聂沉风私下替他决断很不满意,“擅自下令,你可知何罪?!”

聂沉风于是又拉马回了他身边,“难道,你狠得下心吗?”

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自己的眼前吗?

“为何不忍心?姜国想用她劝我不要攻城,我偏偏不想如他们的意。想要对付我?放出青卒把,我要火烧姜国!”木子李的话里没有丝毫温度,聂沉风闻言看了一眼关着青卒的鸟笼,“你真的要这么做么?”

“不然,我拿你喂鸟如何?”沙场上嗜血残忍的他,俨然变成了一个恶魔,不顾及任何的人。

聂沉风不再说话,他命人打开鸟笼,自己则策马走到了一旁。看来他这样做,没有错。顾朝夕,已经为洛氏的毒侵入了五脏六腑,纵使有雪莲救他,但神智已为恶念所控。

本来就不该掀起的战局,或许该结束了。

“我死了,他也没必要对青卒怎么样了!”她最后看了一眼像看好戏一样的洛氏,她真的以为稳操胜券了?

呵,姜国怎么可能轻易就到她的手里,只要她一死,软禁的父皇被放,暗卫早就伺机在了暗处杀她,一同下黄泉,倒也不寂寞。

再见了,木子李。若我之死,能偿你心中之痛,我也死的安慰了。

另一只脚踏出城楼,她感觉自己悬空于上,像极了她初醒的时候,刚刚注入灵魂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自己就是一团空气一样。现在感受到同样的感觉,只是这一次,结果却是急速的下坠。

那妖艳的红色,像是一朵曼殊沙华,时间都好像在此刻静止,而一抹身影却驾着马飞快地本来,好像想要接住这样落下的她。

“爰九!”

她在空中笑着看着他向她奔来,他驾马而来,明明是黄沙漫天,但马蹄过去,却似乎润泽了天霖,瞬间开出无数的梅花,一如当年,她拉扯着蝴蝶纸鸢奔到了他的面前。

一声闷响,花儿委地,鲜红的血染红了黄沙。

顾朝夕看着眼前的一切,下马的动作都好像变慢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这么轻易地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上前将她搂在怀中,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袍,她伸出手,缓缓地抚上他的脸,笑得如同花儿一般,“朝夕,好好帮我照看我的国。”

临死,她还是不忘她的国。

心口一阵钝痛,浑身轻飘飘的,声音渐渐都有些模糊起来,“你会怪我临死还在记着姜国对吗?”

“你一直恨我,为了姜国抛弃你。”她嘴角撑起一抹苦笑,“其实,我是想,只要姜国没问题了,我们就可以一起走了,可是没想到,姜国没有那个时候……”

“洛氏想让我现在杀你,可是我…下不了手。”她亮出袖中的尖刀,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她的死,其实并不简单。

她原来下不了手对吗?

木子李搂着她的手慢慢收紧,揽着她的肩让她靠在他的胸前,冰凉的甲胄让她感到一阵冰凉,额头却突然一热,木子李在她额前印下一吻,对她道,“你若是睡了,我会继续攻破姜国的城门,让你死不瞑目。”

她笑了,多久没看到木子李这么孩子气了?

她模模糊糊地强调,

“帮我…保护姜国,

照顾好绮罗,

还有——

小心聂沉风!”

他抵着她的额头,一滴泪划过脸颊落在了她的手背上,“我知道。”

风吹起满天的黄沙,青年拥着红衣少女坐在地上,黄沙挡住了他们的背影,只能看出青年此刻的落寞寂寥。

一阵风过,少女的身体就如尘土一般,和风远走,无影无踪,只剩下手中,一袭鲜血般的红衣。

“顾朝夕,你还有力气和我斗吗?”聂沉风策马而来,冷寂的沙场,只有他们俩个才是对手。

他拿起红衣上马,剑锋直指聂沉风而去。

这一场战,谁胜谁负,或许也不那么重要了。

只知道,胜者,终将受那一世冷清,孤独终老。

------题外话------

突然就想结局了……tt轻点拍55555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